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阅读排行
从美学散步中走来
时间:2018-03-02 13:54
来源: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1023
摘要: 《美学散步》一书是宗白华先生的彻悟心语,是一本在中国传播极广的美学名著,也是我在1982年用9角钱买回的一本价廉之书。长期以来,它不但成为我闲暇时体会感情美意的重要调味剂,还是我艺术行旅中不可缺失的校正方向的罗盘。每次翻阅此书时,总能不知不觉地进入忘记一切的美文之中去获得静寂、空灵的享受,也如同黑夜里的烛光,照亮着我的画路。当从“书中自有黄金屋...

      《美学散步》一书是宗白华先生的彻悟心语,是一本在中国传播极广的美学名著,也是我在1982年用9角钱买回的一本价廉之书。长期以来,它不但成为我闲暇时体会感情美意的重要调味剂,还是我艺术行旅中不可缺失的校正方向的罗盘。每次翻阅此书时,总能不知不觉地进入忘记一切的美文之中去获得静寂、空灵的享受,也如同黑夜里的烛光,照亮着我的画路。当从“书中自有黄金屋”的真实体验中得到了文化的滋养和精神价值的回馈时,便知晓此书所包含的意义是难以用任何物质去衡量与代替的。

      宗白华先生在开篇处讲到“散步的时候可以偶尔在路旁折到一枝鲜花,也可以在路上拾起别人弃之不顾而自己感兴趣的燕石”“无论鲜花和燕石,不必珍视,也不必丢掉,放在桌上可以做散步后的回念”,此书就是他桌上的小花,也是回念中的散步心得。当我翻阅此书,步入隽味深幽的文章中时,便会让人感受到这不仅是一朵玩趣的小花,而是他深入透彻地解读中国文化的心悟之书,他在超越繁琐表象的认识中去完成了对审美本意的解析,从而成为了一部不可多得的美学专著。从宗白华先生那独具诗性美的文章表述中,让人看到他以自由、轻松、淡雅的文风,静谧的心境,慎独的视野,揭开了审美中的秘媚面纱,并透悟出美是引动情思的钥匙,它将开启让人意料之外的大门,把你带入神秘而浪漫的艺术之境。并指出艺术载体能将遥远处的美意传递而来,让人顿生出由外入里的,获取心灵美意的审美意愿,并在陶冶中产生无限的联想以及对人格、人性的升华和对感情的颐养。

      画友们相聚,经常会在闲聊中谈及一些绘画问题,并表达出一些真知灼见的绘画感受,让人听后回味无穷,我在聆听大家的争论与交谈中,也默默地梳理着自己的个人感受。可惜的是常在酒散茶凉后,这些富有价值的见解,会随烟雾的消散而消逝,事后回忆起来,往往只感觉到一种亲切的感受却记不住当时所谈的内容,这时候,我常为这些有感而发的感受丢失得太多而深感惋惜。

      我感到宗白华先生所指示出的这条表达心语之路就是最适合我的一条路。虽然不以登上山顶为目的,但在散步式的游历过程中得到了心境的释放。当我在语无伦次的杂感碎语里,在非逻辑的不成篇章的自述方式中散步时,却得到了在思绪缕析中的舒心与快意,也让我在无形的兴趣之中去收获到真诚中的欣然。当我从《美学散步》中走来时,惊喜地发现,由宗白华先生所铺垫而出的这条蜿蜒的富有情致的路上,在徐徐的微风中,已经得到了自得其乐的尽性感怀。

      当我用现代人的眼光,以《美学散步》一书作为文化的探杖,去探寻传统审美的真趣时,便会发现它不但让我学到了如何从经典的历史图画作品中去选取具有当代价值的审美信息,还让我在确立自己的审美发展方向过程中,从传统的根系里寻到了可贵的营养,从而将受传统文化熏陶的爱意注入于绘画。

      《美学散步》一书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广为熟知的经典,就在于宗白华先生通过对艺术发展过程的系统分析,不但将审美发生与变化中的规律作了总结性的论述,还将个人的感悟以宏大与超然的审美精神去滋养着人们的心灵。他让我们认识到,通过大浪淘沙留存下来被当今时代所能认可的作品,以传统的审美范式去感染与修正着时代的审美个性,大家在乐于仿习与借鉴时,经典绘画中所包含的审美特征,正是中国文化精神的精妙体现,也是此书的要妙所在。

      我们从《美学散步》中“艺术心灵的诞生,在人生忘我的那一刹那,即美学上所谓‘静照’。静照的起点在于空诸一切,心无挂碍,和世务暂时绝缘”的文句里,可以感知到宗白华先生以传统而悠、静的美学思想,促成了他用空灵的笔墨去揭示出深、逸、唯美的文章境界,让睿智与情心在文章里显尽风华,也让人们在艺术的通感中,去获得情性与思考,领受到动情、益心、自然、通理的文化品性及笔墨神韵。正如李泽厚先在《美学散步》的前言中所总结的:宗先生不断讲的,“中国人不是像浮士徳‘追求’着‘无限’,乃是在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所以他的态度是悠然意远而怡然自足的。他是超脱的,但又不是出世的”(《美学散步·介绍两本关于中国画学的书并论中国的绘画》),不正是这本《美学散步》的一贯主张么?不也正是宗先生作为诗人的人生态度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儒家精神、以对待人生的审美态度为特色的庄子哲学以及中国佛学——禅宗,加上屈骚传统,我以为这就是中国美学的精英和灵魂。宗先生以诗人的锐敏,以近代人的感受,直观式地牢牢把握和强调了这个灵魂。

      宗白华先生以“振叶而寻根,观澜而索源”(《文心雕龙》)的推导方式,将老庄文化中超然自如与天人合一的境界美意,很自然地转换成人们心理的艺术化追求,让意境成为人们对生命、精神、文化借以寄托的理想,更是让人的感情状态能在真实中反映而出,让朴实无华的本质得以体现。正如他在《美学散歩·介绍两本关于中国画学的书并论中国的绘画》中将中国画总结为“他是最超越自然而又最切近自然,是世界最心灵化的艺术,同时是自然的本身”,从中体悟到在中国画的美学真趣中还包含着“超脱”的空灵世界。

      艺术家都想知晓如何去辨别图画中表象与真谛之美,如何正确看待艺术中的审美价值,如何运用艺术手段去表达个人的艺术感受,借图画之妙,完成内省觉悟,达到情感、智慧的爆发与体现等,都被宗白华先生以委婉亲切、深入浅出的文谈形式做出了美妙的回答。在《美学散步·介绍两本关于中国画学的书并论中国的绘画》中,他总结出“中国画中不是没有个性的表现,他的心灵特性早已全部化在笔墨里面。有时抑或寄托于一二人物,浑然坐忘于山水中间,如树如石如水如云,是大自然的一体”,“所以中国宋元山水画是最写实的作品,而同时是最空灵的精神表现,心灵与自然完全合一”。其中画家的心灵与自然合一的表现之态,正是他在物我两忘的妙笔下产生的心会结果,这一“会”,不但是去会自然,会大师,也是会自我的心境。

(作者为画家)

杨必位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