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精微以获真知 ——谭二洋工笔花鸟画-中国美术传媒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悦赏
穷尽精微以获真知 ——谭二洋工笔花鸟画
时间:2018-03-15 10:37
来源: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501
摘要: 谭二洋学习书画始于幼年,当时跟随外祖父学习齐白石、吴昌硕写意画,稍长后以任伯年、恽寿平为师法对象,逐渐走到了工笔花鸟画的路子上来。可能正是花鸟画关注的范围是一些花花草草,他的审美眼光总是锁定在春草秋虫的身上。谭二洋的热爱生活,是屏住呼吸的、小心翼翼的,甚至是有一丝哀伤的。春天的艳阳和稚嫩的树芽都能使他呆呆地凝神观看,夜月桐影和荻芦白沙也能...

blob.png

宾雀龟子图(国画) 19×26厘米 谭二洋

     谭二洋学习书画始于幼年,当时跟随外祖父学习齐白石、吴昌硕写意画,稍长后以任伯年、恽寿平为师法对象,逐渐走到了工笔花鸟画的路子上来。可能正是花鸟画关注的范围是一些花花草草,他的审美眼光总是锁定在春草秋虫的身上。谭二洋的热爱生活,是屏住呼吸的、小心翼翼的,甚至是有一丝哀伤的。春天的艳阳和稚嫩的树芽都能使他呆呆地凝神观看,夜月桐影和荻芦白沙也能让他在深夜里遥想唏嘘。

      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曾这样记载:“曾云巢无疑工画草虫,年迈愈精。余尝问其有所传乎,无疑笑曰:是岂有法可传哉!某自少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地之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笔之际,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耶,此与造化生物之机缄盖无以异,岂有可传之法哉!”

      “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耶。”这种对物象的痴迷简直达到了魂牵梦绕的程度,和“庄周梦蝶”有异曲同工之妙。每当读到这篇文字,谭二洋的言谈举止就清晰地浮现眼前。他常常感叹宋代小品绘画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它的精致完美、深情婉约反映了宋代理学所赋予的特有的观察思考方式,那就是穷尽精微才能获得生活的真知。他也是这样一个对生活细节痴迷的人。在他看来,佛家所谓“一花一世界”,道家所谓“挑水担柴,无非是道;行住坐卧,无不是禅”,无非就是从生活细节入手,直到穷精通微。

      谭二洋认为工笔花鸟画对生活情感的表达是浓郁的,或是缘物起兴,借景抒情,或是有感而发,境由心生。然后通过笔墨的梳理、构图的谋划和意境的营设,使意象、物我交融,将心中的情调和深意细腻地表达出来。这是很不容易的,它需要作者拥有一个相对完善的知识驾驭和技法掌控能力,这包括了古代文学诗歌、书法甚至是篆刻的相关知识。

      现代著名花鸟画家王雪涛先生曾说过,画家作画总要有情趣才能打动人,要画得引人生情,必须善于表现自然界不被人注意的机趣,从而给人意想不到的审美感觉,令人回味无穷。谭二洋读高中时就能熟练地填词作赋,格律诗歌更不在话下,古今文学他都有涉猎;读硕士、博士阶段他更是精研书法,留心篆刻;他认为文学素养是绘画韵味的重要基础,而书法篆刻则从用笔勾线到空间趣味为工笔花鸟画拓展了宏观与微观的美感。

      南朝的谢赫《古画品录》说:“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其中“气韵生动”是指绘画的内在神气和韵味,是“六法”的灵魂;“骨法用笔”则是线条的质感和力量,是“六法”的语言,这两点是绘画重要的生命组成部分。

      谭二洋的花鸟画正是从“六法”出发,一直将气韵笔墨作为最高准则来不断探索,他在传统绘画中汲取线和韵的营养,又旁涉他科,使笔下的作品散发着一种清纯闲雅、隽永如水的文人气息,和谦和醇厚的儒士之风。

(作者供职于《解放军美术书法》杂志社)

金路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