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观点
郭振宇绘画世界的时空观
时间:2018-03-29 12:43
来源: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601
摘要: 郭振宇探寻艺术其实是在不断构筑“自由大厦”的基石。他的艺术看似自由挥洒,实则章法自在心中。其出发点不仅仅围绕着人的生存,更是关注人与宇宙甚至星空之外的世界所带给人类的启发。其创作主题始终蕴含着人与世界之间的相互关系,即一种“人对世界的态度”。

blob.png

时间简史之五(综合材料) 120×175厘米 郭振宇

      “自由不可知”

      郭振宇探寻艺术其实是在不断构筑“自由大厦”的基石。他的艺术看似自由挥洒,实则章法自在心中。其出发点不仅仅围绕着人的生存,更是关注人与宇宙甚至星空之外的世界所带给人类的启发。其创作主题始终蕴含着人与世界之间的相互关系,即一种“人对世界的态度”。

      这种关系既有神秘的气息又饱含着探险的激情。一方面,他将“自由不可知”置于艺术创作过程中,因多重因素的碰撞与偶然的激发以及对灵光闪现的感知与把控,使其艺术更具探索性与未知性。另一方面,他提出“自由之知”,即从与主体相关联的大地、星空中感知现实世界。

      郭振宇的绘画极力将观看之物显现在看似抽象的画面中。而画面中令人玩味的形式于苍劲厚重中彰显出色彩张力,并打破绘画材料不做限定的规范后再重组,不局限于画面关系的制约,而是赋予了一种自我认知性和独立价值属性。这是绘画材料的一种自由演绎的过程:正如《麦地星空》《时光之隧》《时间简史》中,材料在相互碰撞下形成的独立于自然规律之外的自由之态,加强了画面的语言维度和信息表达,从而达到一种“如其所是的状态”。这种不可知的状态正是源自艺术家对画面自由和精神自由的追逐。

      自由隐喻下的自律

      如果说这一种自由还略显单薄,那么郭振宇艺术中另一种自由则因真实再现与道德律令的参与而变得厚重深沉。他认为,自由的绘画形式需要通过一种自律的手段达到新高度。也就是通过视觉体验反思生命存在的价值,通过视觉区分“我”与“他者”(宇宙)的关系,达到一种自律的状态。他的《灵魂跟从在可变的世界》《麦地星空》系列,就是透过身体的书写活动,升华为自由之精神,呈现生命的智慧和力量。

      郭振宇的艺术创作需要借助视觉的直观性与知觉的感官性生成一种新的精神诉求,并以观念为先导,在图像中寻找一种视觉与知觉的新体验,在形式与意味中探索对生存价值和生命境界的思考。这里的绘画语言具备多重含义——他强调知觉的作用与价值,主张知觉附属于意识之中。在各种材料的碰撞下,他甚至借助身体的感知不断扩张、递进、翻转、回归。这是因为,他试图透过身体的知觉体验融入浩瀚的宇宙与迷人的星空中,从而感知一种自由的生命意象。

      时与空的复合体

      生命灌注着人性与神性的复合体。郭振宇的绘画,其特质是空间生命化、时空一体化与万物一体化的整体思维构成。画面中的神性在“我”的身体中复活,这更像是一种“道法自然”之境,精神与现实之间贯穿着身体的本原力量。而当身体借助绘画材料在画面上挥洒之时,他将时间模糊化,在自我与宇宙之间来回穿梭,这种“在世界之中存在”的状态更加具有反思意味。在《时间简史》《时光之隧》系列中,这种模糊化处理是一个颇耐寻味的时间描述,将近乎永恒的时间置于宇宙的广袤空间中。

      可以说,这种时空复合性承载了他的绘画观念和艺术价值,使他在创作的时候精纯专一。他精准地把握了材料的属性,并安置得妥帖恰当。这里的图像不再是形式表象,而是时间、空间与身体之间的复杂互动,一种语言之外的精神隐喻。他在天与地、时间与空间之间捕捉到现实世界的生存法则,并围绕着精神世界的期许与期待、疑问与反思、回顾与追寻,以达到与天地、宇宙、星空的契合。

      郭振宇的绘画是在寻找灵魂自由的艺术,是在时空交错中迸发的原生态艺术。他把改造现实世界纳入到对自由的理性思考中,将历史的厚重变幻为无形之象,始终透着激情的爆发力和自由的表现力,可谓“什么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本身”。这也充满了历史的价值感与现实的责任感——即使一切都会变,也要坚守内心的法则。

张嫣格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在杨好看来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