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松美术馆全新展览开启:《感同身受》
时间:2018-08-27 13:41
来源:
点击:257
摘要: 2018年8月底,在开馆即将一周年之时,北京松美术馆再次推出带有探讨和思索视角的中国当代雕塑大展——《感同身受》。


         “感同身受”的惯常解释是在你、我感知的相通性的角度展开,同时是一个表达感激之情的成语。如果我们将其拓展开来,在你、我之外引入艺术作品,将艺术家和作品的关系、观众与艺术作品的关系纳入其中,便可以很大程度上丰富这个成语的内涵。做此“丰富”的目的,一方面意在揭开艺术家身体与作品材质之间关系的特殊性(体觉);另一方面意在凸显艺术家在作品表面的细致处理所带来的特殊观感乃至触感(色醒)。


        同时,通过对这两点的强调以期望唤醒作品的和观众的共鸣关系,这个“共鸣”,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视觉愉悦,而是作品对观众全身心感知的一次调动,使其“感同身受”。《感同身受》展览共有老中青三代八位艺术家参展,他们是田世信、隋建国、展望、姜杰、向京、王伟、梁硕、耿雪 。分为两个单元:“体觉”和“色醒”:


体觉

        每个身体都有获得新生的契机,或来自内在感悟和激越,或源自各种锻炼手法的塑造和唤醒。雕塑家手下的作品同样具有此类特征。作品无论具象或者抽象,这些“身体”借助他们,破掉了以往“风格”所赋予的外皮和类型,蜕变为新的真实。同时,赋予我们新的认知和感受。


色醒

        图像时代以后,雕塑的着色成为一种现象,或成为提示并凸现现实的手法;或成为漫画现实,与历史、虚拟或梦幻未来链接的手段;同时也成为反讽和调侃流俗的利器。色醒之醒——色自身觉醒;惊醒现实。色醒,也是非色,指出色相世界的相待性,也就是其虚幻本质。


展览海报

松美术馆大型雕塑展《感同身受》即将开启

松美术馆大型雕塑展《感同身受》即将开启

展览名称:感同身受

展览开幕日期:2018年8月23日

展览公众开放日期:2018年8月24日 - 2018年11月25日

当前营业时间为10:00 - 18:00 (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北京市顺义区格拉斯路 松美术馆

学术主持:范迪安

策展人:刘礼宾

展览统筹:王端

参展艺术家:田世信 隋建国 展望 姜杰 向京 王伟 梁硕 耿雪

主办:松美术馆 华谊兄弟艺术公司

协办:松风雅集

策 展 人 解 读


1.jpg

▲隋建国《肉身成道》(视频截图)

隋建国的盲雕方式,是对所受教育带来的视觉习惯进行排斥,以“盲人”的状态激活身体在场,而这个身体聚集着他过往六十多年的“记忆”,有规训,有专业教育的印记,还有各种经历的留存。拳击手套的使用,工具的陌生化,一方面为展现身体所不习惯展现的层面;另一方面这种极端地对雕塑泥的处理方式,也唤醒了雕塑泥不被人所知的另一种“物性”。

2.jpg

▲展望 《应形1#》

展望最初创作“应形”作品的时候,给出了不锈钢假山石折射身体成像的理由,这是一个建立前后作品逻辑关联性的过程。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中国画论所常说的“笔笔相生”、“物物相生”方法的作用。

3.jpg

▲梁硕《什么东西-#4》

梁硕之所以一毕业便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与对雕塑技法的推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什么东西》系列作品可以视为他对“塑”的警醒和反思。拉动雕塑泥所形成的负空间被赋予实体,“非形”的过程也是雕塑泥本身特征彰显的过程。


耿雪《米开朗基罗的情诗》把雕塑家在工作室的泥塑作品过程进行了记录。耿雪在创作这件作品时,一方面体会米开朗基罗所写的情诗,一方面和所塑的男人体进行对话。传说中的男雕塑家是在用“雕”的方法,耿雪选择了“塑”。前者多了唯一性的唯美追求,后者则连接着雕塑泥而来的大地,以及耿雪呼气如兰赋予它的生命。


雕塑家田世信和王伟的创作则体现了另外一条理路。总体来讲,他们对具象雕塑多年的浸润和坚守,使他们对雕塑材质的把握和处理方面达到了极尽精微的程度。


QQ截图20180827133832.jpg

▲田世信《老子——刚柔之道》

QQ截图20180827133839.jpg

▲王伟《夜》/《白夜》

王伟手下的人物肖像与日常感知紧密相连,他对作品体量的控制和细腻处理在当下的雕塑界并不多见,这与他沉静的性格和甘于寂寞,以及长期磨砺于写实主义雕塑的状态有关。


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这近百年中,古代人物像以及近现代名人像一直受雕塑家所青睐。但看到田世信所做的同类题材作品时,依然刷新了笔者对这些古代人物以及近现代人物的认识,他一以贯之的反叛精神加上对这些人物精神状态的深入了解,以及对材料的精挑细选和对材料物性的尊重,使他手下的人物作品撕破了既往雕塑语言的遮蔽,无论这种语言来自哪里。


6.jpg

▲向京《行嗔》

向京惯用身体作为参照,雕塑作品从体现神性,到表达人性,到反思“非人性”。虚置的混沌,象色与形体的杂糅,艺术家更希望观众可以在作品中感受到其中纯粹而强烈的情绪。艺术家借助“表面”到达事物的核心,由一种视觉引发心理感受和情感兴趣,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


7.jpg

▲姜杰《在》

姜杰的创作除了语言维度的推进,一直包含着强烈的批判意识。在《在》中,超大的婴儿头像被着以单色,婴儿的情绪变得更加强烈起来。这种情绪似乎超越了他们的年龄,其实是被我们所忽视的婴儿情绪的真实性。


8.jpg

▲展望 《第86尊圣像》

展望在谈到《第86尊圣像》时说到:希望这个雕像不仅是祖先圣像,还是一件观念性雕塑。当它被安置在祠堂后,家乡的人在祭拜的同时也进入一个观念的思考程序,后代的人一定会问:坐像下面的泥块废墟是什么?为什么都被砸了?为什么第86尊还没被砸? 正如展望所说:为什么我们总是不断的破然后立,难道不破就不能立吗?仅仅看到“破”,或者“立”,其实都是偏颇。展望想直面的是这个“圆的世界”。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