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展览
马冰:读张郎郎的画——因为理解 所以感动
时间:2018-11-07 14:13
来源:
点击:119
摘要: 我认识郎郎大哥是在十五年前,那时只要他从美国或香港回到北京,我们就相约一起聊天、吃特色北京菜。聊的最多的就是“秋醒楼”这个以收藏古代书画为主的老字号如何传承和发展的话题,我们都认为增加当代优秀艺术家作品的收藏和宣传是正确的选择,而郎郎大哥与当代许多著名艺术家都是朋友,所以我请他做顾问,帮我寻找有潜力的艺术家,由“秋醒楼”画廊代理和收藏其作...


张郎郎《破帽遮颜》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7
张郎郎《破帽遮颜》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7

      我认识郎郎大哥是在十五年前,那时只要他从美国或香港回到北京,我们就相约一起聊天、吃特色北京菜。聊的最多的就是“秋醒楼”这个以收藏古代书画为主的老字号如何传承和发展的话题,我们都认为增加当代优秀艺术家作品的收藏和宣传是正确的选择,而郎郎大哥与当代许多著名艺术家都是朋友,所以我请他做顾问,帮我寻找有潜力的艺术家,由“秋醒楼”画廊代理和收藏其作品。有时我也约上郎郎大哥观看大拍卖公司的拍卖预展,有一次看到当代艺术展区,郎郎大哥对我说“当今艺术创作都希望形成自己特有的风格,好像人们在黑暗森林中寻找出路,真的是不容易。其实我也在找,我的画和他们的不太一样……”。他这话让我很疑惑,难道郎郎也在作画?我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我还真不知道他也在绘画,更没看过他的画。   

 

张郎郎 《慨当以慷》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张郎郎 《慨当以慷》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2013年春的一个晚上,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采访他的文章,题目是“绘画不曾离去”。我这才第一次看到了郎郎大哥画的一幅油画《心中的莲花》。这幅画深深地打动了我,在画中我看到了毕加索绘画的痕迹,也看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线条与西方靓丽色彩的融合,更展示了一位文人画家内心的故事画面。郎郎大哥还说到“我与现在的新文人画之间的区别在于,我是用新的绘画形式体现了传统绘画的文化内涵”。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刻打电话给还在美国的郎郎大哥,请他发一些作品照片给我。当我接到他的二十几幅绘画作品照片时,我越看越兴奋,越看越激动。他的画与他写的两本书《大雅宝旧事》和《宁静的地平线》一样,都表达出了他的纯真与童趣。在他的绘画中即看到了他乐观的生活态度,也看到了生活给他带来的挫折和戏弄。他是一个有思想又有丰富生活阅历的画家。他思想可以从生活里跳出来,经过缜密思考之后又进入生活。所以他的绘画是在思索与生活间的不断进进出出,不断认知的结果。我决定就选他作为“秋醒楼”文化传承代理的第一位画家,郎郎大哥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并说“你这么喜欢我的画,我就把画全交给你代理”。从二〇一三年下半年起,郎郎大哥正式成为“秋醒楼”画廊代理的第一位画家。我也第一次成为画家的经纪人。我在接受郎郎大哥的这份信任的同时也担起了一份责任,希望能把这样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画家的作品展现给世人。


张郎郎 《青山微风过》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张郎郎 《青山微风过》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秋醒楼”画廊经过四年的筹备,终于在2017年7月8日在清华美院成功举办了题为“一个文人的从心童画”——张郎郎个人大型画展。展览盛况空前,十天的展期,参观者竟达七千多人。我也为第一次作策展人就成功地策划了此次活动而骄傲。


张郎郎 《挑灯夜读》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7
张郎郎 《挑灯夜读》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7

      如今郎郎大哥只要在北京,就在“秋醒楼”画廊作画,我只要有时间就在一旁观赏他绘画。他在绘画时总会播放世界著名音乐大师的钢琴曲,那里面包含有宏大志趣,有英雄气概,有欢娱畅思,有悲怆沧桑。这些音乐内涵,无不在郎郎大哥绘画中展现。


张郎郎 《泰山鸿毛一样轻》 150×100 cm 综合材料 2014
张郎郎 《泰山鸿毛一样轻》 150×100 cm 综合材料 2014

      我是看郎郎大哥现场绘画最多的人。从画中不难看出他继承了父亲的艺术天赋,而从他每一张画的题目中又都显露出他母亲的文学气息。所以他的作品既有艺术色彩的形象表现力,又有文学故事的内涵。他的每一张画有如一个美丽的故事,你甚至可以感受到童话般的欢乐和喜悦。他的作品具有刺激观者的叙事性,他用简朴的表现方式,展示了一位文人画家对生命的虔诚和敬畏。他用传统中国绘画流畅的线条和西方具有极强表现力的靓丽色彩,融合了中国传统表现主义画法和西方的抽象派与具象派之精华。他用心灵的自由和人格的象征,创作出一幅幅渗透着文人情怀的画作。他的绘画光感,质感,色彩以及结构的表现,是他经过长期对生活的观察与实践,甚至有面对死亡的惨痛体会。他以七十多岁的热情,采用靓丽色彩,在简简笔意间流露出天真与妙趣。同时也充分体现了他继承父亲对毕加索绘画风格的热爱,他在继承华君武所说“毕加索+城隍庙”的这条线,并通过他的手而展现。他也充分享受着绘画给他带来的乐趣。

张郎郎 《金鸡唱金阳》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张郎郎 《金鸡唱金阳》 75×100 cm 综合材料 2016

      罗曼·罗兰曾经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张郎郎就是通过绘画展现他对生活的热爱,他的绘画是站在了生命的制高点,体现了曲折的人生经历和思想的不断升华。这样的绘画不是很好理解,而理解了就会被它感动。     张郎郎是一位是诗人,又是作家,而他如今的绘画就象诗一样简洁,同时又有很强的文学表现力。因此,他自己经常调侃地说“文人画家,首先他们非常有文化”。我为能够代理郎郎大哥的画作倍感荣幸,“秋醒楼”画廊的传承一定会由此而发扬光大!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于“秋醒楼”画廊


张郎郎

张郎郎个人简介

张郎郎,1943年出生于延安,画家、诗人、作家。

其夫亲张仃先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主要设计者、开国大典的设计人、绘画大师。其母陈布文先生是作家、教师,曾任周恩来的机要秘书。

1968年,张郎郎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

1978年至198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员,院刊《中国美术》《世界美术》编辑。

曾任《中国美术报》副董事长;康乃尔大学东亚系驻校作家,同时在语言系教授汉语;海德堡大学汉学系驻校作家,同时教授汉语及中国文化;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教授汉语及中国文化,培养将要到中国工作的外交官。

张郎郎自幼喜欢写诗、写作,先后出版了《从故乡到天涯》《大雅宝旧事》《宁静的地平线》《郎郎说事儿》等文集。1987年小说《老涛的故事》荣获《钟山文学奖》最佳中篇小说奖。

1987年在美国缅因州立大学举办个人画展。

1992年在美国加州桑塔克鲁茲举办个人画展。 

2011年12月11日~31日在798盛世天空美术馆举办“热情 . 红与黑”个展,展出版画作品15幅。

2017年7月8日~17日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大型个人画展“一个文人的从心童画”,展出绘画作品60余幅 。参加开幕式的有文化界、美术界、演艺界等知名人士以及众多好友近一千余人。

 2018年11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张郎郎大型综合画册《张郎郎画集》。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