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第七届海洋画派学术研讨会暨宋明远艺术研讨会”在京举行
时间:2019-06-12 12:38
来源:
点击:325
摘要: 习近平主席站在国家乃至世界发展战略高度,强调“要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推动我国海洋强国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并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宏伟构想。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当今的世界呼唤大海,也呼唤描绘大海的人民艺术家


 前言:习近平主席站在国家乃至世界发展战略高度,强调“要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推动我国海洋强国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并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宏伟构想。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当今的世界呼唤大海,也呼唤描绘大海的人民艺术家。


QQ截图20190612111734.jpg

宋明远从艺70年汇报展主办单位领导与特邀嘉宾合影

     “沧海颂·宋明远从艺70年汇报展”于2019年5月20日在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人美美术馆”开幕。该展览作为中国侨联举办的“祖国颂·侨说70年”系列活动、2019世界海洋日暨全国海洋宣传日系列活动之一,共展出宋明远先生中国海洋画、版画、年画、水彩画、油画、漫画、写生作品150余件,其中包括其近期创作的以海洋为题材的《大洋新乐章》等巨作,作为庆祝新中国70周年华诞与首都观众见面。


QQ截图20190612112055.jpg

左起:王仲、郭文伟、陈明在观看海洋画长卷

QQ截图20190612112219.jpg

左起:陈传席、宋茄盈、郭文伟、林强在观看海洋画作品

     宋明远七十年来的创作,反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不同历史时期的时代精神、社会风貌和人民群众的理想追求,也反映了艺术家全身心投入生活、关切现实,用画笔为人民服务、为时代讴歌的主旋律。近年来,宋明远先生以习近平主席有关海洋强国战略思想为指导,描绘我国海洋强国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创作出许多主题性海洋画作品,表现“一带一路”、极地科考、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人民海军向海图强等时代精神为主题的作品。这些中国海洋画巨制,表达出宋明远热爱海洋、讴歌时代、书写时代精神正大气象的高尚情怀与责任担当。


QQ截图20190612111925.jpg

宋明远从艺70年学术研讨会艺术家与部分嘉宾合影

     开幕式后, “第七届海洋画派学术研讨会暨宋明远艺术研讨会” 在人民美术出版社会议室举行。学术主持王仲,著名美术理论家王宏建、陈传席、吕品田、张晓凌、尚辉、陈履生、李一、陈池瑜、欧京海等先后发言,他们对宋明远从艺70年所取得的艺术成给予充分肯定,高度评价宋明远先生开创海洋画派以及中国海洋画创作中表现出的崇高壮美、开拓创新所具有的学术价值、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对提高人民对我国海洋安全战略以及“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等重大决策的认识具有积极的意义。下面是研讨会专家学者的发言纪要。


QQ截图20190612114354.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前主编、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荣誉院士    王仲先生学术主持


王仲先生主持开场语:

       方才开幕式大家看了电视片,对宋明远先生有了大概的了解。刚才大家看展览、看画册,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今年是建国70周年,正好也是宋明远先生从艺70年,可以明显的看到宋老他的艺术足迹是和共和国同步的,是和共和国的发展一起走过来的。

        宋老是基层文化工作者,一直在文化馆工作,这是一种经历,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很了解民情的、从人民中间走过来的人民艺术家。大家都知道文化馆的美术工作者是非常能干的,拳打脚踢,什么都能来,从辅导群众文化,群众美术,自己搞创作等都是多面手。我过去虽然对宋老比较了解,今天也是比较完整的看了一些宋老的各个时期的各个画种的原作,我也非常感动。我们新中国的美术工作者,一步一步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对艺术,对人民一片赤胆忠心,无论是他的版画,年画,漫画,最后选择了画海洋画这么一个历程。

        这些年来,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宋明远的海洋画,他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画家一起搞了多次大型的展览,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尤其是国家、部队,部队的尤其是海军,对于宋明远的海洋画高度重视。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开幕式,当时部队的很多将军都非常感动,像于永波这些上将,认为宋明远的画也是非常是时候。

        大家都知道,中国画历史上大江大河比较多,画海还是比较少,大家都说中国是内陆国家,缺乏海洋意识,现在就是海洋意识要加强。不知道我们有很长的海岸线,不知道我们有很大的一片海,那次展览会,我在开幕式上讲完话后,于永波和我热烈握手,说你讲得非常好,现在就是要加强国民的海洋意识,认识我们还有海,而且还是不平静的。最近习主席又讲到了池塘和海的关系,我们确实是海洋大国,所以这个海洋画,不但是填补了中国画的一个科目,还很有现实意义。

        今天来了我们国内的一大批著名的理论家,他们对宋明远的艺术历程和画海洋都非常重视。刚才看展览我和李一在一起看。李一他也很感触,他说这个老同志这一辈子和共和国一起走过,这么认真,搞版画也认真,搞年画也认真。

        我和宋先生还有一段渊源。我原来在人美,在图片画册编辑室,他的八一年的那张《快快长》,就是经过我的手也是我那个组出来的。那个时候,很多基层的美术工作者画年画,年画成为历史,随着历史的发展年画也衰退了,但是那段历史我们应该不能忘记。


        下面就请理论家们发言。

QQ截图20190612114400.jpg

研讨会现场






QQ截图20190612114643.jpg

美学家、中央美术学院前党委书记  王宏建先生发言

        我着重谈一下宋老的海洋画。

        海洋画派,非同小可,宋老师可以说是一个开宗立派之人,这在历史上就了不得了,你形成一个画派,自然有它的渊源,还有对后世的影响。

        确实我们中国画在历史上,在画的学科上,到现在有三种: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比较早,山水画恐怕是隋唐、六朝也有,但是看不到实物,花鸟画到宋以后就成熟了,然后再发展。我又回顾了一下艺术史,确实没有海洋画。在文学上有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林则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等,在诗歌文学中都有一定的描述,但不是重点。到现在,宋明远先生画了这么一系列以海洋为题材、为主题的海洋画,我想他的影响是很深远的。

       艺术是现实的反映,是生活的反映。孔子说过,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观山水,澄怀味道,澄怀观道。山水能够给人们更多深刻的启示,古代和现在,社会生活、自然界和我们的关系比较密切,但是近十年真正密切的,还是海洋,宋老倒是真的更敏感,30年前就开始关注海洋。

       我们过去光知道中国地大物博,有960万平方公里,中国四大海,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就有47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也是我们的疆土,海上疆土。光南海就350万平方公里。大岛台湾岛、海南岛,还有很多礁,550多个。中国的海岸线从东北一直拉下来有18000公里长,中国人和大海的关系应当是很密切的。郑和七次航海到了非洲,比哥伦布早100多年,一直体现我们大国的尊严意识,很和平。近十年,我们的经济力量、政治影响力强大,军事力量也上来了。现在有了自己的航母,开始从海军壮大,向南海建设。

       作为艺术家,他应该敏感地把握这一点。宋老我很佩服他,现在你已经形成了这么一个有力的画种,用中国画来表现,一个画派,有这么多的作品,我觉得它的意义非常,意义很大。

       另外还有一点感想就是宋老画作品里,强调了习总书记谈的关于崇高的问题,海洋画表现的一种美学精神,我想偏重于崇高。美学上一种是优美,或者是阴柔之美,一种是壮美,阳刚之美。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就偏重于优美、秀婉之美,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偏重于崇高壮美。我觉得宋老的海洋画作品体现出这种意识、这种精神、这种美学品味。因为这种崇高之美他表现的是一种气魄,能传达出中华崛起的精神,大国意识,大国气派。

       另外宋老的画里,还有一个是时代精神,时代感。他紧跟随时代,无论是当年的版画,还是后来的年画,还是现在的海洋画,都有时代感,还有一个是人民、祖国,这就是一种情怀,这种情怀和他作品一样,都体现了一种崇高的境界。

       我想海洋海洋画派已经立起来了,有了,出来了,那么今后的路还很长,很宽阔,而且非常有发展前途,我希望宋老身体健康,能够培养出更多的人参与到海洋画队伍中来。



QQ截图20190612114746.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主编 尚辉先生发言

        谢谢主持人。

        刚才非常赞成王宏建先生有关宋明远先生海洋绘画的价值判断,画海洋或者是画海洋的礁石,最突出的是表现它的行为壮阔的胸襟。这种胸襟,在传统文人绘画里面是很难找到的,我觉得宋明远先生他用70年从艺历程来积淀了这样一种雄伟壮阔的审美的精神境界。

        让我们非常吃惊的是宋明远先生从60年代开始,他的作品一直跟随祖国建设步伐,表现出各个时代的足印。60年代的版画《源泉》,画面上的人物在抽水机前读毛主席的书,这样一件黑白版画作品,在我们那个年代有很深的印象。七四年他的《练力战》,表现民兵刻苦训练,很有时代特点,记得当时我是和父亲从事版画创作,虽然我年龄很小,但这幅画我还是有记忆的。这件作品是套色木刻,用的是圆口刀。那个时候他表现礁石的处理实际上与他今天画海洋绘画礁石的方法是一样的,尽管他当时用的是木刻刀,小圆口刀凿出那个石质的坚实感,给人特别深刻的印象。

        宋先生年画对我们这代人来说也是记忆犹深,改革开放初期表现读书、胖娃娃、年年有余等节庆的象征寓意,它里面有西画的写实造型技巧。我们看到的年画《快快长》,一个养鸡的小姑娘,拿着小鸡在对视。我看他的素描草稿和正式成稿之间还是有区别的。那就是雏鸡的眼睛有新变化。在这样的年画里他有素描的东西,或者有民国时期擦笔水彩的痕迹,但也有现代色彩的年画表现。

        当然他的漫画也很有时代色彩,尤其是《写成了》,表现一个科学家,在文革期间被批判,写检讨变成了写学术论文,这些东西对我们这代人是记忆尤深的。也就是说画笔可能是小的轻的,但是他表现时代的内涵是深刻的,表现的主题是有重量感的。

        所以我想宋明先生之所以后来一锤定音,落脚在海洋绘画上,和他的前期从60年代始一直追随祖国前进的脚步,表现出在挫折中奋发向上的时代精神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或者我们说宋明远先生的海洋绘画解读的就是这种时代精神。

        我想正是因为有通过绘画表现时代审美感受这样一种经历,才为他的海洋绘画注入一种更深刻的内涵。宋先生的海洋绘画,画海只是他的一部分,更多的是通过礁石来呈现海。如果说海是一种激荡的、是流动的、是有形的水,但是礁石的那种坚毅感、厚实感,更是宋先生所想表现的内容,或者在他所想表现的海洋绘画中,是想把水和石构成某种关系,正是海中的水和石构成的这种关系和传统山水画在艺术语言上形成了一种内在的联系。看他的海洋山水,让我们首先想到明代的王履《华山图》,王履在画华山的时候,对华山的石质的坚硬感,石头的皴法,既来自传统笔墨又有来自王履自己的独特的感受。同样宋明远先生画的礁石,也和他画《练为战》所表现的石质的感受和质地是一样的,可以看到宋明远先生对传统南宗和北宗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他并不是用斧劈皴画的那么糙硬刚劲,同时也有用笔不断地点跺。甚至像李可染的那种积墨形成的厚实。同时他也善于把南宗用线的方法,那种散淡的线和厚重的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他很少用勾线的方式,更多的是点跺堆积出山石的质地感,就像他早年时候使用圆口刀,一刀一刀凿挖出的山石一样。所以我觉得宋明远先生既善于表现山石的坚毅、水的流动感,更多的是通过礁石来表现大海的精神。

        宋明远先生以水墨、用笔的方式来呈现他的海洋山水,更具有中国传统的笔意墨韵,我觉得宋先生画的礁石山水和他画的水彩画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我看来,宋先生的水彩用笔更精彩的是他画的石头。他用色彩的那种微妙、光色冷暖变化,使宋先生的水彩同样具有中国画的水彩意味,反过来,他的礁石、山、海洋,能够具有今天的视觉经验,就是因为能够他把水彩的用色、用墨技巧结合起来,形成了中西结合的宋先生的礁石山水画。不管怎样,他毕竟是打开了画海洋山水的新画法,非常值得我们学界关注。




QQ截图20190612114912.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报》社长兼总编 张晓凌先生发言

       今天在展厅里把您所有的画都仔细的看了一遍。总的一个理念就是:以您的70年的创作实践,重新定位了我们现在所提倡的两个命题,就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提到的艺术与生活、艺术与创新的关系。您70年的从艺历程,可以用这两点作为一个理论归纳。

       我们谈现代中国美术,实际上这是两个核心命题。一个艺术家在艺术史上有没有地位,也就是看这两个命题解决的怎么样。解决的好,你可能有历史地位;解决的不好,你就是个一般的艺术家。你很难逃离这个命题,不管你做出了多少个人的成绩,其实都离不开这两个命题范围。我觉得宋先生这70年从艺的历程是比较鲜明的体现了这两个命题的价值。所以我想从这两个命题来谈谈我的感受。

       首先是艺术与生活的关系,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艺术发展到今天,我感觉这个命题有点失效,因为大家在做当代艺术过程中,不用生活,吃现成的就可以,或者看书、通过哲学或者是通过什么获得灵感就可以,不需要很多生活方面的素材,写生等等。实际上很多当代艺术家速写已经被抛弃了,没有速写。许多艺术家,我发现他们几十年一张速写都没画,不需要速写。他们有的时候用摄影代替速写,代替一下就完了。这是当代美术出现的一个很大问题。今天我看到宋明远先生的速写,我很感动。几乎觉得你是曲不离口本不离手。我看你每天、每个地方都在现场速写,来记录您的感受。我觉得这个方法是到现在为止也是我们艺术创作的一个基本方式,离开这个,我们的创作就要受到制约。所以我觉得速写才会让你发现许多细节,在你的版画、漫画中我看有很多细节体现。我们也看到过这种细节,但是我们没有注意到,您把它放到艺术的画面中来,很生动。比如说您的漫画里有一个孩子,拿图片挡着电影的放映,前面的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是一个讽刺,其实我小时候也干过这个事儿。还有一个环境污染的问题。一个孩子在那儿画,另一个孩子在那儿写上“不要在这乱画”,形成了更大的污染。这种细节来自于生活,如果你不通过观察,不去体察,你很难画得那么生动。所以我觉得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是艺术的永恒命题。通过你的作品看得很清楚。我看您的版画还有水彩,我觉得你的每一笔都是来自于生活,这个我觉得很不得了。

       第二个就是艺术与创新的关系。我觉得您70年一直是在走创新的道路,尤其是到了海洋画,更是独树一帜。你的海洋画很难找到它的起源。刚才我们讲到的海洋问题,确实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个生命问题。为什么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我觉得海上丝绸之路和陆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华民族的两个战略深,离开哪个都不行。习主席这个提出的是恰逢其时。尤其是海洋,我们还有海洋的版图,海洋的国土。我查一下历史书,中国其实也是个海洋国家,并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我们是一个内陆国家,我们仅是内陆文明和和黄土文明。从西汉开始,我们的先民们就驾船出海,有非常鲜确的考古遗迹在。中国就是一个海洋民族,郑和下西洋以前,我们是海洋国家。但是我们的海洋国家不是海洋侵略,我们走到哪里都是友善,我们没有占领别人的一寸领土,反而被葡萄牙、西班牙这些小国到处掠夺,拿走了我们很多领土,他们反而成为海洋大国,我们成了没有海洋意识的国家,这真荒唐。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这个历史观念给他扭过来,总体上讲,就是今天我们把海洋意识提高到什么样的高度也都不过分。

       但是很奇怪的是中国,在中国当代有100万画家,但很少有人能意识到海洋的重要性,也很少人像宋先生这样通过几十年的时间去研究海洋、画海洋,这在我的认识范围内还没有人这样做。我觉得我们的艺术对得起960万平方公里陆上疆土,但是我们的艺术对不起这400多万海洋领土。我们在艺术上对海洋是欠账的,亏欠比较多,历史上虽然也有海洋题材的画,但都是一景,没有全景式的整体呈现海洋的博大、海洋的精神,所以我觉得宋先生能有这样的时代敏感,就是您对生活的这种感受、对时代精神的这种感召,才能够意识到海洋对国家的重要性,您才能去深入海洋,不断去写生,最后把它展现为一个史诗级的作品。你认识到海洋的重要性和呈现表达海洋,这是一个艺术家很重要的难题,因为在这个之前没有一些可资借鉴的文献和资料,理论很少,我们也不能够看着特纳也好、浮世绘也好,那么绚丽,和我们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宋先生您可能是带着这样的一种责任心和责任感,要为艺术史还账的这样一个心情,深入到海洋里面去画画儿,肯定你有这样的意识在这里面。所以您在画海这么多年里面,你为什么提出海洋画派和海洋画学科呢,我觉得有一定道理,您在海洋画的创新上特点是非常明显的。

       所以说你正确的处理好了艺术与创新的关系,就是借助了海洋题材,比如说你对礁石的表达,其实你把礁石山水化了。其实海边儿的礁石不一定是这样,但是您把它做的非常高大,非常崇高,而且像城墙一般的山水表达,我觉得和传统的山水之间有着一种学理上的逻辑关系,就是把礁石的山水化肯定是您的一个特殊的语言表达方式,这个是特别值得赞赏的。另外我觉得你又把海洋转化为一个整体的史诗,这是比较难的。自古以来没有表现海洋,它不是史诗。它是海洋的一角儿,或者是一个地方,但是您的海洋是一个长卷,它必须是一个史诗。我觉得您用的是一个中国传统式的结构,叫流观式结构。就是您走哪介入到哪,然后在你心目中呈现为一个史诗式的场景,这是您的一个创造。另外就是我觉得在笔墨上,你有个人的一个皴法,以前是没有这种皴法的。另外我还看到你用了泼彩的方式,泼墨的方式,就是您在表达一个对海洋的家国情怀的同时,把个人的感触融进去了,这就在美学层面上把个人感受与家国情怀高度统一在您的语言里,我觉得非常棒。即有史诗性的东西,个人的主体表达也非常明确。我觉得这是很有难度的。尤其是那张泼彩的蓝调子的那张,我特别喜欢,完全放开了。画面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气魄特别雄浑,特别大。我觉得这几点可能是宋先生在艺术创新上的做的几项工作。

       总体讲,我也像王宏建老师说的,希望您能真的带一个画派出来,培养更多的弟子,把海洋画派发扬光大,把您和您的海洋绘画带入我们的当代艺术史。因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一块是缺失的。在整个艺术史上,这块儿是完全没有的。所以于国、于民、于历史、于当下,还有于您个人,我觉得海洋绘画都是非常重要的,不但有美学意义,还有强烈的战略价值和国家意识在里面。谢谢。




QQ截图20190612115555.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传席先生发言

       看了宋明远先生的画,我突然想起几个问题。

       历史上凡是成功的人士,必须有一定的天赋。天赋是所有成功人士必有的。我看宋明远先生的画,七大画种,样样都行。我吓一跳,我觉得宋明远先生真了不得,他的木刻也好,速写也好,漫画也好。宋明远先生是七大板块儿,统统精致。后来我想很多人一样也搞不好,宋明远先生是七样,样样搞得好,就是一个天赋的问题。

       我想凡是画家成功,要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甚好,喜好。这甚好喜好,没人不懂,也是天赋。第二阶段,精于勤。你必须勤奋。在甚好的基础上,必须精与勤,否则你就一般化。你看宋明远先生,他就很勤奋,画了这么多的画儿。最后一个是成于悟,悟性才使你成功。这三个阶段都是必须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刚才很多人讲的,宋老开创了一个海洋画派。海洋画派,我觉得是他的一个长项。

       有人说绘画史上有两种人,传统派、继承融合派。画家如果只是继承,只是融合,根本就不配称画家。凡称画家者必能创造,如果不能创造,就不是画家,就是一般的美术工作者。家就是我和别人不一样,一家之言,你必须有创造力。

       以前画山水的,有句名言叫“靠山不靠水”。你看,范宽画的水就是一个小流泉。江南画家画山水,他也是画山,他水也不画。宋老师是第一个把水画出来的。他是靠水不靠山。我下面还要谈到他以后干脆把山就去掉,就画水,就画海洋吧。纯粹画海洋,这是他的一个创造。

       另外我再谈一个问题,就是正大气象和阳刚大气的问题,现在到处都在讲正大气象,国家领导人作报告也是讲正大气象。其实正大气象最早就是我提出来的。这个冯远是知道的。冯远说“正大气象是陈传席提出来的”。我觉得正大气象和阳刚大气是画家所必须有的。你看宋老的画里面,正大气象,也有阳刚大气。你看他的气派,我觉得他年龄那么大,能画出那么大的画来也真是了不起。

       第三个问题,有人说宋老的画与时代结合的非常好,这个问题还需要区分对待。这之前你和时代结合的好是对的。那个时代学雷锋,你画雷锋。当然,时代留下了你的脚步,和时代结合的非常好。下面你不一定是和时代结合好。因为你画山水,你创造自己的山水,以前是从你的画中看到历史,你创造好山水,在历史当中看到你,历史上有个宋明远画山水,这是了不起,那你不一定就是跟时代。英雄创造历史,天才创造艺术。

       历史是英雄创造出来的,艺术是天才创造出来的。没有天才,没有艺术。一般的美术工作者,人画什么,我画什么,是不一样的。现在的画里看到你,那么大年龄宝刀未老啊!我觉得以后按照你的想法来画,你是有基础的,你没有传统的基础,你没有看到世界各画的基础也不能够创造。马蒂斯讲一句话,如果你想创造一个新的理论,你必须把世界上所有论据都忘掉,所有的画派都研究到了,然后你才能画出自己的东西。这时候你要思考,我应该怎么画。这是我刚才讲的靠山不靠水的问题。你那是既靠山又靠水,下面可以试试不画山,就纯粹画水。你要细细观察,细细思考,怎么把水能画好。再努力把水画的精致一点。你以前的历史已经过去了。木刻、年画,我觉得现在都可以暂时不画了,把海洋画再给它推向另一个高峰。

       最后我再谈一个关于机遇和我们的教育制度问题。宋老他小时候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后来才到广州美院去学习。我想我们的教育制度要改一下。像宋老这样很年轻就送到美术学院培养的话,他的成就会更高的。美术学院,老师教,那个气氛好,书好,资料多,眼界开阔,如果从小在美术学院里培养会更好。

       最后我再谈一个问题就是烟云供养。你画山水,古人讲的是“某某人八十,神明不衰”。您今年82岁,神明不衰,我想就是烟云供养。画家中有两种人,一种是拿生命换艺术,像傅抱石,他是拿生命、心血换出来的艺术,画一个小人儿,画好了,拿剪子剪下来,放山头儿,放山腰,放山脚,看放哪儿合适,非常用心。第二就是徐悲鸿。画了人体费多少劲,最后很短寿,他们是用生命来换艺术。那也是不简单。第二种呢是,拿艺术养精神。像齐白石、黄宾虹,用艺术来濡养生命,90多岁高寿。希望你两者都兼得,必要的时候拿精力来换艺术,平时拿艺术来养精神。别说你80神明不衰,你就是90,也神明不衰,会创造出更好的绘画了。



QQ截图20190612115807.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美术观察》前主编 李一先生发言

       王仲先生主持这个研讨会,一定要先来学习。

       看了宋先生的展览,感觉这个展览既是回顾性质,更有现实意义,把宋先生70年的艺术历程展现出来,从开国之初到七十年代搞版画,后来搞年画,搞漫画。改革开放以后,画油画,画水彩。现在更多的是从事中国画,题材锁定在海洋这方面,看完以后第一感受就是特别全面,看出宋先生70年来跟随新中国美术发展同步。我和王仲先生一起看展,我就说这老先生真是了不起,在每个画种的创作上都非常认真,而且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主要的还是在基层,在一个文化馆工作,能取得这么高的成就,真的是很了不起,向老先生致敬,非常全面。这体现了他的全面修养,博识多优,这是这一点。几十年来,宋明远先生生活的地点也不断发生变化,开始是老家,后来是广州去学习,后来又到新加坡去定居,现在又回到北京居住,他在不断的变动,说明这个老先生在跟随时代发展在创作,这是第一个感受。

       第二个感受,最重要的还是大家谈到的宋明远先生海洋绘画的现实意义,这个意义真的确实是太大了。原来我们学地理,地理老师讲地球把它分成十份的话,三山六水一分田。水占六分,山占三分,田占一份,可见我们居住的地球,水占60%。从国家的角度近年来讲海洋战略,讲海洋文化,前一段时间参加三亚一些部队的美术理论座谈会,也谈到加强海洋美术的发展问题。

       从绘画本体上,陈传席师兄也讲到了,我们讲山水,过去我们画山水也不少,但主要是湖水和河水,海水少一些。古代的海洋美术比较起来还不如海洋文学,曹操的《观沧海》,唐诗里还有不少歌颂大海的,如“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庄子的《逍遥游》对海的歌颂也是充分的。但是海洋绘画确实在这方面比较弱。在这方面来说,宋先生确实是了不起,他能够很早的在30多年前就开始探讨海这个题材,这从绘画本体上来讲,确实是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因为海洋绘画是新兴的一个画科,从这方面来讲,老先生做这件事情实在是功德无量。

       宋明远先生集中的来画海,又明确地提出中国海洋画理念,而且成立了组织又经常活动,还第七届了,宋明远先生这真是不简单。宋先生海洋绘画有他的自己的特点,他把水彩的一些画法和中国画的一些画法结合起来,应该说是彩墨一体,淋漓酣畅。宋先生的山,宋先生的海,都有他自己的探索,他画礁石,有他自己的礁石皴法,他的皴法有自己的特点。画水,画海浪,他也是能够画出海浪的大起大落、那种奔腾、汹涌澎湃的气势。这次展出的作品《浪的誓言》集中地画海浪的汹涌澎湃之壮。这方面我觉得宋先生特点非常明显,他有他自己的画法,这点是非常的了不起。在观察的视角上,宋先生也有他自己的特点。宋先生他的海,有陆上观海,还有海上观陆,从海上看陆地,从海上看岛,海上看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是从陆上观海,我们的海洋绘画也应该是从海上反观陆地,或者从海底来看天看海,海底的世界也非常丰富,海底也是很值得探讨的地方,所以海的题材有许多地方还值得挖掘。我觉得宋先生包括他的海洋绘画组织,我觉得都应该深入地进一步扩大表现海的内涵和外延,这里面都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

       我就简单的说到这里,再次祝贺宋老师,谢谢!


QQ截图20190612115845.jpg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学理论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人才顾问,全国艺术学学会常务理事  陈池瑜先生发言

       我今天非常高兴能来出席宋明远先生的画展和研讨会。我是昨天在上海大学出席美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研究会,今天早晨才回到北京,来看宋先生的展览。

       刚才大家说比较多的是宋老师的海洋画。刚才我在展厅里看到除了他的海洋画以外,能打动我的还有从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70年代的版画、漫画和80年代的年画。所以这是一个很全面的多面手,就像刚才陈传席先生所说的达到艺术天才的程度,他才能够创造出这么多的艺术作品出来,他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

       30年代,在鲁迅先生的倡导之下,新兴木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包括王仲先生的父亲王琦先生在内我国出现了一大批版画家,他们的作品在抗战时期,在解放区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20世纪中国美术最满意的收获之一就是新兴木刻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新中国成立以后,版画这种形式又发挥了新的作用。在技法方面,包括套色木刻,越来越丰富,也更加娴熟,也表现了新的时代和新的生活。

       从大的环境来看,宋明远先生的版画作品是非常突出的,也是新中国初期30年中版画创作的重要成果。版画《练为战》,山石在两边,中间是海水,民兵在水中练习,这种构图非常好。1958年的《练》,女民兵骑着自行车在练射击。特别印象深的还有《老人像》,他背着一个背篓,在学习毛主席著作《实践论》,运用到劳动实践中去,这些作品都是非常反映时代特征的,老人的面部表情都刻画得非常好,《青年林》《新芽》《浇》《课余》《鹅鹅鹅》《晨读》,还有《抗旱组画》《丰收夜》等,生活气息非常浓郁,表现形式也非常完美。这批版画作品,是我们新中国初期版画三十年中非常重要的作品之一。

        另外是年画,年画它有历史背景,现在年画衰落了。新中国初期,当时人们的文化水平低,小学还要分高小和初小。如果你是高小,你是女孩子,起码可以当个妇联主任之类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年画就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广大的工农兵群众来欣赏作品,以提高他们的审美能力,这是当时的年画所起到的作用。刚才我们看到的《快快长》,小女孩拿个小鸡,希望它快快长大,也寓意着这些小朋友们也要健康快乐地成长。宋老的年画,它比较喜庆吉祥,形象都很健康,很饱满,还画一些鲤鱼、金鱼,构图也很饱满,老百姓喜欢看。他的这些年画作品艺术性是相当大的,一印都是几十万张。年画因为也是我们传统绘画形式之一,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表现新的工农兵群众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所以这批作品我觉得不但有艺术价值,而且还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还有漫画,宋先生他的艺术创造力和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写成了》那张很大的漫画,画的是科学家在监狱中写好了论文,抱着论文去开科学大会,它反映了一个新的时代。这批漫画作品也非常有个性,它的漫画所塑造的形象,很多是用几何形的,和一般的漫画不一样。

       另外他的油画很写实。那个黄牛,还有农村的老房子,非常亲切,也是写实油画里面的代表,这也是很了不起的。

       所以宋先生的作品办回顾展,开研讨会,就是要把它精华部分的贡献全面的、认真的总结出来。

 

       海洋画,刚才专家们讲到的古代山水画是非常发达的,到宋元明清成为主科。但是中国画里专门画海洋的不多,当然当代用国画画长江、画黄河的也有。但是您集中精力,最近几十年专门画海洋,我觉得是非常好,您拓展了一个新的题材领域,而且画的海洋气势很大。

       我们的土地有960万,我们的海洋有470万。这是从这个题材的政治意义上来说的。我们现在讲要加强海洋主权宣示,加强海洋的保卫和研究,我们还要用艺术把它画出来,表现出来。宋先生的这批海洋画他正好是符合我们的国家需要。除了现在说的政治需要和社会需要以外,另外一点因为我们现在是属于新的时代,我们要创造出艺术的高原和高峰,要创造出有力量感、有气势、表现我们时代精神的作品,海洋题材就正好切合。因为海洋,它天蓝蓝,海苍苍,气势磅礴。君子见大水必观,大海就是大水。贤者正怀味象。我们在观看山水、观看大海的同时,我们是有一种博大的情怀在的。我看到宋先生画了一张有几十米的《大洋新乐章》,画这么大的大海的时候,没有一种很高的情怀,很高的精神,一种英雄的气概是画不出来的,作品诞生以后展览,它展现给观众一种壮观、雄伟之美。前一段时间总是搞一些电视里的明星,一些男演员化妆,妖魔化等,我们的民族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民族还是需要大山大水,宋先生的作品对我们民族精神的塑造,时代精神的表现非常切合,做出了榜样。

       另外,宋先生搞海洋画派,不但自己画,还组织画会一班子人来做,而且还要继续传承,这样培养海洋画派新的力量,这一点也是非常好的。社会主义文化要大发展,社会主义艺术要繁荣,必须要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种画派我们都要发展。宋明远先生创立的海洋画派,对我们社会主义文化的文艺、美术的繁荣有示范作用。

       我们传统的山水画,他总结了许多成法和规律,现在海洋画它是一个新东西,我们也寄希望于宋明远先生总结摸索,勇于实践,从认知层面,观念层面,笔墨、形式方面总结画海洋的规律,宋明远的海洋画派,他在形式方面、画大海的笔墨方面有哪些特点,这些在以后的创作中也要进一步的摸索。



QQ截图20190612120056.jpg

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 欧京海先生发言

       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想从和宋明远先生的结识说起。因为我有幸成为大红袍的评委,所以认识宋先生还是从他的画和他的海洋画派这个角度。当时评大红袍的时候,大家对海洋画派是有不同的见解和一些想法,但是通过看您的画以后,大家觉得您是非常的认真,而且对学术是非常的严谨。通过对自然、对人文的理解,通过自己的主观认识来表现大海,应该说表现了大海的各个方面,或者叫更多表情,不仅有汹涌澎湃,也有风和日丽,所以应该说是比较成熟的。在此我也是特别感谢宋先生这么多年来的潜心研究,对大海,尤其是对祖国的大海这种热爱。最后我想祝贺宋先生画展成功,祝您身体健康,并且能够永葆艺术青春。

       让我们大家都能够走向宋明远的大海,向着自然王国前进。

       最后代表我们社感谢您,谢谢宋先生。


QQ截图20190612120135.jpg

山东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 汪明强先生发言

       今天,很荣幸出席宋先生的画展,感触多多,因为作为海洋绘画的研究者,受我的老师杨宏林先生和老乡高权先生的影响,从06年开始专注于对海洋绘画的研究。随着这样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可能会有许多思考。2015年我提出海洋油画的概念。我查了国内关于海洋方绘画方面的研究,这就认识了宋先生。那个时候其实在国内,在海洋画研究上,也就是七、八年时间,但是在海洋文化研究的领域,会有近十年时间,主要是以中国海洋大学几位学者来做的研究。总体来讲,中国海洋画是宋先生提出来的一个概念,然后形成一个团队。我在2015年举办了第一届海洋油画的学术论坛,当时李一先生、王荣先生也都参加了,提出一个海洋油画的概念,海洋画与西方海景画的区别是什么,海洋画和中国山水画的区别是什么,这是我们在学术上共同探讨的一个问题。在海表现海的时候,它不仅是我们说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他还有小资的情怀。比如我们过去是一些大海浪、礁石,感觉到气势磅礴。但是,当你长期在海边生活的时候,人们更多地感到一种敬畏。当风平浪静的时候,夏天的傍晚,你坐在沙滩上,看到海水轻轻涌动,就像音乐一样,使你生活的如此美好。对海的表达它不仅是外在形式的,更是他内在的精神性。我们从2015年第一届海洋油画展到2017年的第二届,同时我们有一个海洋美术研究杂志,从理论上进行一些梳理和研究。

       这次展览对我的触动很大,因为过去对宋先生的画只是从画册和微信上有了解。其实艺术家要有创造性,这个展览本身他也具有创造性,这个展全面的呈现出宋老的艺术70年,与共和国同步的70年,而且今天表现的又是一个大海的主题。七个画种的最后一个结点是海。其实我看到海的时候,最令我有一种触动感就是,我和李一先生看您的水彩,然后再看您的国画的时候,我觉得它是一个脉络,这种脉络它有西方绘画的因素和中国传统绘画的结合。刚才谈到的时代性,这个时代性其实就是时代人的审美。而宋先生的画,他不感觉到是一个传统的老先生的画,而恰恰感觉带有一定的当代表现性,这是我从心里上非常敬重的,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我们在看您作品时,看到一个80岁的老人所注入的时代感很强,是人们那种审美的感受,趣味性或是审美的崇尚性,我觉得是这是这个展览感受到的。

       通过这个展览,也真诚的邀请诸位专家学者参加我们第三届国际海洋油画论坛和展览,欢迎大家捧场。谢谢。


QQ截图20190612120214.jpg

原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第四届副主席 著名焦墨花鸟、焦墨山水画家宋国琦先生发言

        一个,我觉得宋先生作品的时代性非常明确,刚才大家都谈了。现在好多画家不讲时代性。但是看了宋老的展览,从60年代搞版画,然后搞年画、漫画、水彩,油画,国画,这非常不简单,因为它每一个画种体现的都是不同的,你看版画,我们的延安时期就是为抗战表现生活,它是用刀来体现生活,这是一个方面。年画它是表现喜庆的,表现真实生活,和人民非常贴近。在漫画方面,它又是幽默的,讽刺的。水彩版画又是非常写实的,最后把诗意的笔墨又归到中国画上面,我觉得这五点能够相通,而且表现得非常好是很不容易的,这就说明宋老在基层工作,一直和大众结合在一起,创作出了自己的语言。

       再个我就是想谈一下画派的提出,因为刚才好多专家学者都提出了,这个现在搞的很多,各种画派都有。但是如何把海洋画派在中国绘画史上或者在中国美术领域,站在一个高度,能够从理论到实践上形成一个学派,是非常重要的。最后我祝宋老健康长寿,艺术长青。

       谢谢大家。


QQ截图20190612120312.jpg

中国太平洋学会海洋画派研究分会副会长 郭文伟先生发言

       首先祝贺宋明远老师从艺70年汇报展胜利开幕!今天很过瘾,看了宋明远老师的七个板块作品的展览,从解放初到现在,连连续续地跟随时代,这一点很多画家都说了。现在他仍是紧随时代,这个时代是什么?是海洋时代,为什么是海洋时代呢?海洋强国建设不光是我们国家,各个海洋国家都在考虑这个事情,中国把它提高到最高的地位了。中国海洋画的发展正好是4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所以我们做为海洋画派画家,首先感谢宋老师开创海洋画派,而且带领我们海洋画派画家奋斗这么多年,团结前行,不停地研究海洋画,靠的是什么?就是团结、友爱、互助、奉献服务的精神。这个精神恰恰就是联合国给予了定义的志愿者的精神。

       “宋明远从艺70年汇报展”和“第七届海洋画派学术研讨会暨宋明远艺术研会”是近年来世界海洋日暨全国海洋宣传日系列活动之一的海洋画派又一个艺术盛宴。这次的展览把宋明远的海洋画创作的相关艺术基因所在的版画、年画、水彩画、油画、漫画、写生作品等近亲近邻艺术板块纳入了这次海洋画派品牌“沧海颂”宋明远海洋画作品展之中,并且把海洋画派的学术研讨和宋明远艺术研讨同时作为展览活动的理论支撑,这就使与会者自然联想到宋明远先生艺术人生之轨迹,意识到宋明远的终极求索就是要创新、发展体现时代精神的中国海洋画,发展壮大具有服务奉献精神、敢于担当的海洋画派队伍。

       宋明远从艺70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又正赶上“祖国颂·侨说70年”系列活动启动仪式,宋明远恰是归国华侨,所以,起源于新加坡的海洋画派本身就带有跨国性质和海洋时代气息,而且这次展览碰巧赶在海洋画派成立17周年之际(2002年5月30日成立),其中的海洋画派学术研讨会刚好又是第7届,展览作品又是七大版块,这几个的巧合,使我们浮想联翩:仿佛就在新中国“70”华诞纪念大厦之前,欣喜听到归侨们的颂歌心声;看到来自海内外的以宋明远为首的海洋画派艺术之花簇拥绽放;抚摸到宋明远及海洋画派创新之路的又一个里程碑;感受到中华美术理论精英们对中国海洋画发展的助推之力。由此,我认为,这次展览暨研讨活动它将是海洋画派敢于担当、聚集国学正能量、讴歌新时代、弘扬志愿者精神、推动中国海洋画走向世界的加油站,它将会给当下中国画坛以有益的启示。



QQ截图20190612120427.jpg

宋明远先生发言

       今天我很激动。我看到了有这么多位我国著名的、顶尖级的理论家来出席我们的研讨会,还有企业家,社会知名人士,我们的画家和新闻媒体的朋友都来到这里,为我的70年的艺术生涯,大家做了那么详细的评论,给了我很多的指导。我相信这次研讨会是我70年来从事艺术活动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我以后创作的新起点。在大家的热心帮助指导下,我深信对以后我的创作或者是我的思想,我的艺术理念等等诸多方面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并能够提高到一个新的层面,使我以后的创作步入一个新的崭新里程,谢谢大家。


王仲先生主持结束语:

  今天的研讨会虽然时间短,但是学术质量是很高的。各位专家很重视,展览看的很细致,发言很认真,对于宋明远先生70年艺术历程都非常钦佩,做出了高度的评价。另外大家在发言中对海洋画在宋先生的倡导下,这件事情很重视。通过宋先生的画展和今天的座谈会,理论家们对海洋画有了一个很高的认识,也加深了他们以后对海洋画的关注。宋先生的艺术生涯的还很长,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对海洋画派来讲也是一个阶段性的里程碑,希望以后在宋先生的带领下,我们海洋画派能够不断的前进,取得更大的成绩。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