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阅读排行
世间冷暖戏墨猴
时间:2016-03-11 15:02
来源:
点击:2541
摘要:

    我自附中时期即着迷动物速写,每逢周末,常与同学相约去动物园画速写,带上干粮,一画就是一天。或逢寒暑假,便会花上五毛钱,买张月票,天天去画。狮、狼、虎、豹,禽、鸟、猴、猿……虽形态各异,天性迥别,跳跃翻飞,情趣毕现。动物速写在能力之训练上极具挑战性,动物神态,瞬息万变,要求将观察、概括、取舍、表现的任务,几乎在瞬间完成。画好一幅速写所带来的刺激和快感难以言状,愈难愈激发我反复追摹之欲望。从附中到大学近十年的努力,此番“童子功”,令我受益终生。各类动物之体态结构、运动特征,差不多都能熟记于心。因动物速写的缘故,1962年我被保送进入中央美院。

    及上大学,我有幸入花鸟科,师从李苦禅、郭味蕖、萧淑芳;动物画师从刘继卣、田世光、俞致贞;山水画师从李可染、陆鸿年;人物画师从蒋兆和、叶浅予;书法篆刻师从刘冰庵,可谓师门庞大。国画系之学习,使我眼界顿开,中国画传统的博大精深,真是学而后知不足。我认识到必须全面提升自己在文学、诗词、书法、画论的全面修养,方能进入传统写意画之堂奥。无论花鸟、山水、人物,我广涉博取,未敢舍弃。

    “文革”前之美院,和谐如大家庭。萧淑芳先生对我的动物速写,鼓励有加,亲自带我去她家里,请吴作人先生指点。郭味蕖先生带同学下乡写生,鼓励我从写生入手,加以临摹,进而创作。苦禅先生家离学校特近,更是常去,研一海墨,看苦老落笔画画。先生边画边聊,如闲庭信步。再复观其画,笔笔精妙,知其非一日之功也。

    动乱浩劫,世事浮沉,改革开放,大浪淘沙。转眼间我已两鬓斑白。现退休如隐,心静身闲,习字作画,复归自然。我在创作的同时,进行多方面的补课和恢复工作,练字、临摹、构思、构图。墨猴作为练笔墨的一个突破口,已经练了几十年了。我一直试图在造型与笔墨之间找到某种连接方式,猴子的灵动与相对集中的团块结构,为笔墨的发挥提供了可能。下笔前猴子的动态神情,了然于心,落笔追写,心手相应,一气呵成。在行笔的快慢疾徐中显现笔墨之变化美,做到形神兼备,再现自然生命的鲜活状态。行笔如写字,字有笔顺先后,画亦然。何时画胸背,何时画手足,何时开脸,何时点睛,要根据不同的动态、角度,设计出不同的步骤,显现出用笔之节奏美。

    猴子是十二生肖之一,是中国人熟悉和喜爱的动物。画猴子既可以张扬生命的自由精神,讽喻人性的弱点,又可以赋予它人格的魅力,表达我对人生的感悟。画墨猴已然成为我的一种可以直抒胸臆的载体。“爱也斯,恨也斯,为只为,太像人!”


上一条:苏高宇的画

下一条:李巍松近“道”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