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鉴藏 > 名家鉴真
李苦禅作品鉴识要点:欲识其画必先知其人
时间:2017-12-19 16:53
来源:
点击:2677
摘要:

      

res01_attpic_brief.jpg

李苦禅《渔鹰》,上图为赝品,下图为真迹。他擅画禽鸟,作品章法多变,极富形式感,笔墨全然将八大山人、徐青藤与齐白石等大师之法融为一体,具有书法味道与金石风骨。不苟且、不浮华是他的笔墨特点。

       李苦禅是中国近现代大写意画的大家,树立了大写意花鸟画的新风范。承中国画之优良传统,熔中西技法于一炉,渗透古法又能独辟蹊径,是李苦禅艺术的一大特点。虽然李苦禅画作越来越受到收藏者的青睐,但是目前艺术市场上其画作的整体价格水平与他在美术史的地位仍不相符。

       据雅昌网艺术家个人指数的统计,李苦禅作品价格指数在历史上最高为13万元/平方尺。这与李可染、潘天寿平均157万元/平方尺的市场价位差距较大。从作品拍卖价格记录的情况来看,目前李苦禅最高价作品为1973年作的《群英图》,这件47平方尺的巨幅作品在山东天承2011年秋季拍卖会以1320万元成交。但这一价格在中国近现代名家作品行情中并不算高。从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两方面看,李苦禅作品的价格无疑具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了解画风演变  方能识真辨伪

       据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李苦禅之子李燕介绍,李苦禅先生各种作品存世量约有5000件至6000件左右。目前收藏李苦禅作品最集中、最多的是位于济南的李苦禅纪念馆,馆内收藏了李苦禅夫人李慧文代表家属捐赠的400余幅作品。位于山东高唐的李苦禅艺术馆收藏了家属捐赠的130余幅作品。中国美术馆、烟台博物馆、辽宁博物馆、深圳博物馆等也保存了部分精品之作。

       1971年底,周总理为保护一批老画家与他们的作品,以外事服务为名,安排李苦禅等老画家为宾馆、使馆作画。从1971年到1974年春,李苦禅为国家画了大、中、小写意花鸟画不下300件。其中不乏精品,甚至还有一些平时少见的横幅作品。除了这些国有藏品,还有相当一部分作品保存在学生、朋友手中,没有进入市场,短期内没有流通的可能。

       李苦禅作品的价格依照自然市场规律稳步上升,近3年升势尤为明显,一幅售价60万、100万、300万乃至1000多万元的作品已不乏其例,于是伪造之作也日见其多。

       “李苦禅先生是位个性突出、坦诚敦厚、执着率真的山东硬汉,欲识其画必先知其人。”李燕表示,识真方能辨伪,想要识真就必须结合李苦禅的人生经历,研究他在什么环境和哪些人接触过,并且对他各个时期的作品有一番系统而认真的研究,才能形成一套比照真伪的客观标准。

       李苦禅画风演变大致可以分为9个阶段:第一阶段,1922年前的“高唐时期风格”。第二阶段,1923年拜师齐白石门下至1929年间的“早期师承风格”。第三阶段,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题材丰富画面洒脱的风格。第四阶段,1949年至1958年的“新”“旧”画风交替。第五阶段,1959年至1964年的“盛期风格”。第六阶段,1965年至1971年“非常时期”画风。第七阶段,1971年底至1976年“宾馆画”与“批黑画”的“后非常时期”画风。第八阶段,1976年至1980年上半年的“老年画风”。第九阶段,1982下半年至1983年仙逝前的“晚年画风”。

       其中,1976年到1982年上半年是李苦禅一生绘画创作的黄金时期,代表作有历史上篇幅最大的《墨竹图》(两件)和历史上篇幅最大的大写意花鸟画《盛夏图》。此时画作的题材依然如故,“大黑鸟们”仍是其最爱。目前,市场上仿造这个时期的赝品最多,尤其以“大黑鸟”为题材的有九成以上系赝品。李燕强调,苦禅先生丈二以上的巨作并不多,如果有人说拥有几张丈二或上百平方米的作品,绝对是无稽之谈。

       对于近年来市场上亮相的李苦禅伪作,李燕总结了较常见的几种现象:一是犯明显的常识性错误,或年代风格错讹,或文句不通,或文不对题。二是将已出版的李苦禅画集上的作品照样全盘摹下,或将两三幅画拆为“零件”移花接木,另行组合,初看形貌似真迹,定睛细审则行笔乖张霸气,能放不能收。三是以印章唬人,粗看尚似,细审则全然不懂各家刀法特征,印泥也不是李家所用。还有人将宣纸作旧,或者就以老旧宣纸伪造。殊不知李苦禅到老年很珍惜家存古宣,不舍得轻易使用,为宾馆、使馆所作的画更是使用新宣纸完成。四是有的画界人士对李苦禅极有感情,一见“苦禅”名款之作便心生敬意,忘却细审详查,往往将赝品误认为真迹,于是欣然为之题跋,白纸黑字客观上成了“真迹鉴定书”。

       “苦禅先生遵‘天道酬勤’的古训读书、画画,以仁义礼智信的标杆律己待人,因此,坦坦荡荡、不苟且、不浮华是他的笔墨特点。生性刚烈,仗义执言,他的书法与画作皆充满阳刚之气。特别应该注意的是,由于他提出‘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因此一定要体会他在行笔点画之中的书法味道与金石风骨。”李燕说。

       不以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为标尺

       观画者常以李苦禅老年时期的作品风格为范本而断真伪,而李苦禅的早年作品往往被忽略,甚至被当成赝品或“非代表作”。其实,李苦禅早在1926年就创作了丈二大画《霜柿秋鹰图》等作品,首创地将渔鹰移入写意花鸟画,此时恰好也是齐白石首创将渔鹰移入写意山水画之时。

        李燕告诉记者,这时期李苦禅的作品多以大写意花鸟画为主,但也有油画、水彩画与类似版画的作品,只是由于久经离乱,目前尚未发现他的油画,只发现1925年、1926年的水彩画3幅,版画印刷品2幅,这类作品可谓弥足珍贵。另外,上世纪30年代,李苦禅任杭州艺专国画教授的4年间,笔墨与布局更加相得益彰。对禽鸟造型强调解剖结构、透视关系与书法用笔的有机结合。鱼鸟造型尤其强调姿态生动变化,对禽鸟点睛突破了古人的“一点定睛”,而往往以“两点定睛”,两点墨夹出眼神光。立意高古,生动鲜活,动静全在一刹那,是他笔下禽鸟形象的特点。

       李苦禅抗战时期的作品,一是为地下抗战筹集经费之作,多为四条屏和扇面,如今相同画面的四条屏“鹰、鸡、鹭鸶、双八哥”(此时题款多为“励公”或“励工”)已发现的有3套半,其二是有爱国抗战寓意之作,如画《兰花图》以南宋文人的爱国典故题画,以寓“国土必光復”的信念。画《丑官图》以讽刺屈节的汉奸和贪官污吏。画螃蟹题“看你横行到几时”等等,这类画不受“嗜雅”者欢迎,所以目前尚未发现伪造之作。

       李苦禅在抗日期间还是共产党领导的“黄浩情报组”的成员,这一身份近年来才被揭秘。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被日寇逮捕入狱的生死劫难后,李苦禅将国仇家难蕴藉于胸,创作了一批以“天逸囚窟生”落款的系列作品。李燕说,为何用此名,一直不得而知,家中也未收藏,近几年从拍卖会上购回了3件这个系列的珍贵作品。

       鱼目混珠、急功近利的艺术品市场使得当下的一些收藏者心浮气躁,李燕认为,收藏者要静下心来,认真研究真迹精印画集,并且,辨真不一定非要以艺术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为标尺。“齐白石有相当一部分的画作就属于商品画,并不是最精的,张大千也有相当一部分的画是学生代笔,水平并不低,款和印也都是张大千的。一般爱好收藏的人,如果赶不上那么多精品,是真迹就可以了,收藏者的要求不要太高。比如,有人热衷收藏冷门,专门收集李苦禅的黄纸画稿,说是画稿,其实就是成品,其中就有很精的作品,价格还不高,这是不错的投资收藏选择。”

       李苦禅一生坦荡真挚,不受世俗功利所左右,对自己的艺术,他总是说“你喜欢就拿去吧”!凡认识他的老少,大多有他赠予的书画作品。这就使得他的精品与应酬作品间有了不小的差距,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画作的市场行情。李苦禅留下的作品不是供人们在象牙塔和辉煌殿堂里欣赏的艺术品,他在近代风云变化的漩涡中不断激发自己的精神感受,绘画只是载体之一,人们应该进一步深入研究和发掘他的艺术,重新对李苦禅艺术作品进行准确的价值定位。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