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书法 > 碑帖鉴赏
镌拓中的江左风流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淳化阁帖》及《兰亭序》南宋拓本
时间:2017-12-19 16:58
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673
摘要: 日前,国家典籍博物馆“民族记忆 精神家园——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展出了两件远道而来的文物: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文物馆藏《淳化阁帖》南宋拓泉州本和《兰亭序》南宋拓御府领字从山本(游似藏甲之二),俱为王羲之帖。珍本精美,镌拓刀笔中不掩右军江左风流。

    日前,国家典籍博物馆“民族记忆 精神家园——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展出了两件远道而来的文物: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文物馆藏《淳化阁帖》南宋拓泉州本和《兰亭序》南宋拓御府领字从山本(游似藏甲之二),俱为王羲之帖。珍本精美,镌拓刀笔中不掩右军江左风流。

res01_attpic_brief (3).jpg

《淳化阁帖》南宋拓泉州本 局部

    《淳化阁帖》南宋拓泉州本

    刻帖是将古人法书墨迹刻于木石,传拓以广为传播。据记载,刻帖自南唐《升元帖》肇始,惜未能流传。宋淳化三年(992年),太宗命翰林侍书王著主持刊刻《淳化阁帖》,全帖共十卷,汇集了自汉至唐历代帝王名臣等400多件书法作品,是我国历史上可见的最早的一部丛刻帖,历来被奉为“法帖之祖”。自《淳化阁帖》问世以来,公私竞相翻刻,带动了刻帖的兴起、帖学的繁荣。

    是本存三卷,卷六至卷八残本合为一本,为集王羲之帖,计六十九帖。经清代缪曰藻、蒋春皋、陆恭等递藏,有褚德彝、吴昌硕、缪曰藻等人题签,潘奕隽、彭绍升、王文治、顾莼、陆恭等跋。前有缪曰藻题“宋搨王右军书”,故最初以此得名。该本曾辗转海外,于1987年由利氏北山堂从纽约苏富比拍卖行购得,并转赠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res03_attpic_brief (3).jpg

 《兰亭序》南宋拓御府领字从山本(游似藏甲之二) 局部

    关于“泉州本”,王壮弘《帖学举要》中记:

    原为宋时内府石,帝昺南狩携至泉州,将渡海,埋于地下,后其地为马厩。传云时露光怪,马惊怖,发现之,乃得此帖。

    帝昺,即赵昺(1272—1279),南宋最后一位皇帝。《淳化阁帖》原版北宋仁宗庆历年间已毁,此内府石应为南宋内府重刻帖石,因帖得于泉州,故名。南宋初刻《淳化阁帖》“泉州本”,是现存主要的《淳化阁帖》宋代重刻系统之一。该本摹、刻、拓均善,甚具笔意和法度,潘奕隽跋云:“使转拨镫,笔锋具见,真所谓下真迹一等者,世间稀有之宝也。”彭绍升评:“豪铓飞动,使转纵横,晋人神韵,赖此以传。”呈现了王羲之书法的神采。

    关于此帖的版本源流,历来有多种推测,例如,清代彭绍升断定此帖为宋刻;王文治认为“当是《淳化阁》所摹”,为宋刻宋拓;陆恭(号谨庭)则认为此本“古色古香,溢于楮墨”,定为南唐《升元帖》,一名《澄清堂帖》;顾莼提到帖中义门(何焯)朱笔“已明指其非阁本”,王文治将其混而为一,并赞同陆谨庭的推断;褚德彝题签为“《北宋澄清堂帖》,一名《升元帖》”,吴昌硕则题为《宋拓淳化阁帖》。民国时张伯英详以考证,据《鲤鱼帖》避“敬”字讳缺刻末笔,《月半帖》“拜”字同原刻刀溢出笔外等多处特点,以及《升元帖》有无其物尚不可知,而《澄清堂帖》当为南宋最晚之刻帖,相去远也,断定此即为《泉州帖》原本。

    《淳化阁帖》几经重刻,虽有错讹、字迹变形失真以致神韵殆失等问题,却为后世保存了大量书迹佳作,并为丛帖的编排刊刻提供了样式规范,对书法的传播发展有深远意义。

    《兰亭序》南宋拓御府领字从山本(游似藏甲之二)

    根据王连起《〈兰亭序〉重要传本简说》中的研究归纳,《兰亭序》刻本可分为不同系统:一是定武兰亭系统,包括吴炳本、落水兰亭、独孤本等;二是其他兰亭拓本,包括薛刻兰亭、南宋御府本(游相兰亭甲之二)、开皇兰亭、颍上兰亭等。

    游似,字景仁,号克斋,又号果山,梁州南充(今属四川)人。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进士,官大理寺,司直累擢吏部尚书,入侍帷幄。他曾收藏近百种《兰亭序》拓本,世称“游相兰亭”。现传世共四十余种。是本帖后有游似题识:“右 御府本领字从山他本所无”。除“领”字外,“兰”字草头下面多一横、“次”字作三点水、“听”字耳旁简写等,也颇具特点。

    该版本的记载最早可见于南宋桑世昌撰《兰亭考》卷十一“传刻”,“御府”下即列有5本,其中就有该本。《兰亭考》著录了当时所见出自御府、定武、会稽等地包括传刻和公私收藏的各种《兰亭序》版本四十五家计百余本,并有各帖的背景、特点、印记等,为后世的研究考证提供了重要资料。

    清代多有关于游相兰亭的记载,如清初孙承泽《庚子消夏记卷四·定武禊帖瘦本》:

    又南宋丞相游似所集亦百余本。今西川胡菊潭先生收二三十余本,后皆有手题。用景仁及克斋图书,其中有御府领字从山本极为精彩,余手摹之刻石,置砚山斋。

    体现了孙承泽对此本的珍赏喜爱。胡世安《禊帖综闻》中则记录了游相兰亭依天干编次,自甲之一至十;钤记或用名,或用景仁、克斋,或用游氏图书、旌德游氏、游氏旌德堂法书名画等;以及贻翼永昌章、子孙永宝用章等信息。

    该本明初由晋王朱棡收藏,钤有“晋府书画之印”“晋府图书”,后历经名家递藏。1973年利氏北山堂购藏并捐赠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游相兰亭”十种,使得该馆成为世界上收藏“游相兰亭”最多的机构。

    “法帖之祖”《淳化阁帖》和“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历来备受艺术界和学术界重视,其书法艺术成就、版本价值、史料价值深刻而丰富。据香港何碧琪《北山汲古 文脉延绵》一文介绍,清中期后刻帖等文化风尚才南下至广东一带,吴荣光、叶梦龙等收藏家广泛搜罗碑帖、汇刻法帖,缔造了广东的文化高峰。北山堂利荣森先生自1973年起为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捐赠碑帖拓本共2000多项,其中不少即来自岭南先贤。艺术的延绵,亦是历史的见证,更是这深刻而丰富的意义中极为珍贵的一部分。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李柏文书》古质浑朴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