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展览
看展有感
时间:2016-08-04 10:42
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853
摘要:

石鲁不同于同时代画家的最大特点是,他的作品不是流于表面的将建设场景或革命场景进行描绘,而在于他智慧地用传统中国文化的审美,含蓄而意味深长地启发观众进行联想与思考。如《转战陕北》就是以大篇幅的画面描绘陕北高原景象,点景人物式地描写领袖人物从而表现了一场呼之欲出的战斗。在《延河饮马图》中他通过战马饮水给人留下无穷的想象空间。这种隐喻的方式在中国传统诗词中非常常见,而石鲁真正将文学中的中国审美运用到了绘画中,成为将主体与客体完美结合运用的典范。

    ——武汉美术馆馆长  樊枫


    石鲁一生走了一条“革命的艺术、艺术的革命”之路。他一生对现代中国画的发展做出了具有创新性的重要贡献,为国家和民族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

    石鲁彰显的个性风格还基于山区的体验,包括《转战陕北》,如果没有这种山区的感悟,他的笔墨就不可能呈现出新的方式,也就难以得到新社会的认同,也就不可能有在新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陈履生


    1940年至1949年的10年延安生活,奠定了父亲作为革命艺术家的理想信念。记得母亲说到父亲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曾有机会调去北京担任中国美协秘书长的工作,尽管他也知道去北京会让我们几个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但再三思考后他仍然拒绝了。他对母亲说:“到那时候公务繁忙我就没有时间画画了。”可见父亲对于画画的热爱与重视。

    ——石鲁女儿  石丹


    石鲁的原创性是有他文化的根的,虽不受传统束缚,但“创新”本来就是传统的题中之义,与传统相连,是活的传统,对当代水墨画创作的启发作用自然毋庸置疑。另外,当代水墨画缺的不是大胆突破,不宜拿石鲁的成功当作挡箭牌,以为半癫狂是艺术家追求的状态,那就误解了。民族绘画应该是在限制中发展,有难度的创作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方向。所谓“戴着镣铐跳舞”,说的就是艺术应该是有难度的,民族绘画自身的特点不能轻易丢掉。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卢炘


    石鲁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已完成了他艺术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明确了自己艺术探索的目标与方向,即使在被迫害的严峻日子里,石鲁仍以他超越的精神世界,为画坛留下了一批个性鲜明、风格突出的作品,也以他深邃的思考和探索,为中国画学做出其独特而珍贵的贡献。石鲁在20世纪中国画坛的地位与价值也在这里。

    ——四川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林木


    石鲁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感染社会大众,是因为他的作品充盈着他强烈的情感。石鲁是在革命年代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在内心深处对党和人民、对哺育他成长的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和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大潮充满激情和强烈的创作冲动。

    ——武汉美术馆馆长助理  宋文翔


    我们很兴奋武汉美术馆与国博能将这么多石鲁的优秀作品带到武汉来,让我们这些普通的书画爱好者也能看到这些名作。我对石鲁先生的艺术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但基本上是在画册中看他的作品,这么近距离、较为全面地亲眼看到这些实作还是第一次,还看到了很多作品的手稿图,这对我们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与技法也有帮助。希望武汉美术馆今后能更多地举办这样的大师展览,惠泽于民。

    ——展览现场观众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