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协同发展 京津冀美术的新机遇
时间:2017-08-07 10:52
来源:
点击:1136
摘要: 京津冀地缘相接,文脉相承,艺术资源深厚。北京作为京津冀地区文化发展的龙头,美术资源丰富,艺术人才集中,对周边区域形成巨大辐射作用。天津具有独特的“津派”文化,艺术特色显著。河北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春秋、战国前即有“蓟合于燕”。三地艺术相通性和差异性并存,有着广泛的合作发展空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三地文化的协同发展也迎来新的历史...

         京津冀地缘相接,文脉相承,艺术资源深厚。北京作为京津冀地区文化发展的龙头,美术资源丰富,艺术人才集中,对周边区域形成巨大辐射作用。天津具有独特的“津派”文化,艺术特色显著。河北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春秋、战国前即有“蓟合于燕”。三地艺术相通性和差异性并存,有着广泛的合作发展空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三地文化的协同发展也迎来新的历史机遇。


渊源与流派京津冀画坛的文脉关联


        早在民国初年,北京画坛就已精英云集、人才辈出。不同风格、不同艺术主张的画家汇集于此,与其他艺术门类一起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艺术胜景。


        新中国成立前,京华画坛传统阵营的代表性群体是中国画学研究会和湖社画会。当时,为适应新的社会审美需要,文化界展开了对如何振兴中国画的激烈讨论。相对于徐悲鸿、林风眠等用西洋美术革命中国画的主张,以金城、陈师曾等为代表的艺术家主张延续国画中宋元及以前的传统,于中国画内部寻找振兴动力。这派艺术家主要集中在北京、天津地区,形成了“京津画派”。京津画派的出现以金城、周肇祥于1920年发起成立的中国画学研究会为标志,陈师曾、齐白石、溥儒、王雪涛、董寿平、李苦禅、周怀民、白雪石、田世光、启功等都是其代表性画家。新中国成立后,北京画坛呈现出多元局面。“既有承继中国画学研究会余脉的画院,也有实践徐悲鸿融和主张的美术学院,还有其他文博、出版系统里的创作群体,他们不主一家、不成一派,在艺术风格上包容、多元。”北京画院研究员马明宸说。


        于1927年成立的“湖社”画会是北京画坛的另一重要力量,也是我国近代美术史上最早的学术组织之一。它延续了中国画学研究会“精研古法、博取新知”的精神,致力于提倡风雅、保存国粹,同时也以“应时事之要求”“沟通世界美术”为具体行动方针。由于它所推崇的艺术风格和取得的艺术成就,湖社被称为中国近代绘画史的摇篮。“湖社画会与天津有着不解之缘,成员中有不少天津籍或久居天津的画家,而画会的很多重要展览也会选择在天津举办。1931年,湖社画会在天津成立第一个分会,总会众多骨干份子如惠孝同、陈少梅、刘子久等来津传授画艺,为天津培养了大批美术人才。”天津美术馆馆长马驰说,20世纪以来京津地区之所以名家辈出,与京津画派的贡献密不可分,特别是中国画学研究会和湖社等组织,培养了刘子久、刘凌沧、徐燕荪、黄均、王叔晖等一大批青年画家。“有鉴于湖社画会在京津两地乃至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中产生的巨大影响,天津美术馆日前还特别策划了‘岁月涟漪——近代湖社画会展’,展出了金章、赵梦朱、惠孝同、陈少梅、陈缘督、刘继卣等湖社画家及其弟子作品。”马驰介绍。


        河北作为元明清的京畿重地,同样与京津两地具有文化关联。“众多美术大家如北京画院的周思聪、天津美院的孙其峰等都出生或曾工作在河北。”马明宸说,作为北派画坛的中心区域,京津冀美术完全可放到同一视野中进行审视考察、梳理建构。在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北京青年艺术发展促进会副会长于洋看来,虽同处燕赵之地,京津冀却有着地域文化性格不同的源起点与生发点,尤其20世纪以来,京津画派的融创与北方画坛精英的汇聚,使三地画家各自显现了文化气质的微妙差异。“京津冀在历史渊源、地理特征和人文风物上具有共通性和整体性,它们同属华北文化体系,在发展过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也有自身的独特性。如北京文化的政治性、多元性,天津文化的市井性、民众性,河北文化的包容性、地缘性等,都会折射在美术创作中。”于洋说。



流动与聚集补齐短板仍需发力


        作为元明清三朝古都,北京数百年来各方面的积累使它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有着明显优势,这也吸引着河北、天津乃至全国各地的美术家、美术爱好者。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曾用两年多时间对北京全市青年进行过1%的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北京从事与艺术相关工作的青年约有100万人,其中,非京户籍约有10万人。在非京户籍的艺术青年中,70%将北京作为首选定居、就业城市,大多数人认为北京的艺术资源丰富、发展机会多。“民国以来,艺术家寓居他地的现象以北京为最早、最多,所以也称为‘客京现象’,甚至一度构成了北京画坛的主流。”于洋说,正由于此,北京美术史几乎也是半个中国美术史,作为“地域与中心”的交汇点,其复杂的文化既带有自身的京城地方特点,又有着汲取、融合全国各地的大北京特点,具有一种核心的文化汇聚力量,这也决定了天津和河北处于从属的文化地位。


        正由于这种从属关系和地缘优势,天津和河北籍艺术精英更倾向于客居北京,以寻找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可能性。“这是一种必然,主要由于当地平台不足。”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说,如果一个地方不能为艺术家提供足够的展示平台、艺术项目、艺术政策和艺术氛围,那么好的艺术家必定会流向更为活跃的艺术空间。这一现象在河北地区尤为明显。“因为河北离北京太近了,它与北京、天津相比,无论在展览场馆、艺术教育或艺术交流上都不具备优势,所以其艺术精英必定会聚集到北京来。”张子康说。


        而且由于条件不足,河北也正面临着诸多尴尬。河北画院是河北省主要美术创作机构,为带动本土艺术家的创作水平,河北画院近几年采用“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开展了许多艺术活动,包括已经实施近10年的“走进太行”采风写生等。“近几年来,我们积极邀请包括中央美院、中国油画院、天津美院、广东美院等外地艺术家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带领他们深入河北古村落进行写生创作,并组织相关展览和学术研讨等,取得了良好效果。但曾经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困难重重,主要是外地艺术家积极性不高,虽然河北出钱出力,但仍然很难吸引艺术名家,尤其是北京地区的艺术名家的参与。”河北画院院长李彦鹏坦言,人才缺乏、艺术展示平台不足是河北美术发展面临的重要矛盾。


        李彦鹏介绍,河北美术馆、博物馆系统发展较慢,成立于2005年的河北美术馆至今编制仅有4名,除一般性展览外,藏品研究、公共教育等基本无法开展。“河北美术馆隶属于河北画院,多年来画院发展处于优先地位,美术馆的硬件与省级美术馆相差太大,甚至达不到普通美术馆水平。随着国家对美术馆建设的重视和投入,我们也逐渐认识到一个好的美术馆对于地域美术发展的重要性,但苦于没有人才。”李彦鹏说,河北画院已向河北省文化厅递交相关报告,未来在软硬件建设方面都将有所改善。


 协同与发展三地联动实现互融


        随着北京城市副中心、雄安新区建设等政策利好,北京正将自己的优质资源向周围扩散延伸,这对处于“一小时经济圈”的天津、河北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在于洋看来,京津冀美术既有其整体性,又有各自的价值和独立性。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天津美院、河北美院、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等,都有各自的人才培养体系和艺术大家,它们既构成了横向联系,又存在文化性格上的迥异。“三地美术可通过教育联手、展览政策倾斜等实现协同发展,同时也应加大对河北、天津艺术创研机构的智力支持和政策扶持,使两地艺术家获得更多机会,共享更广阔的平台。”于洋说,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盘大棋,但文化联动具有灵活性,可通过联展、论坛等活动促进硬件建设,通过共同办学、交换生源、互动访学游学等人员往来加强软件建设,进而打破地域壁垒,实现更多资源共享。


        “京津冀协同发展需要顶层设计和整体布局,需要三地相关职能部门进行具体规划、相互协作。”张子康说。近年来,京津冀文化领域协同发展项目如雨后春笋,从街道、社区到区、县、市等层层递进,政府和机构签署了众多战略合作框架,实现了三地联动,合作共赢。从2015年我国第一个京津冀美术交流组织北京青年艺术发展促进会宣布成立,到2016年北京东城、天津宝坻、河北保定三家文联主办京津冀2016年美术创意作品巡展,再到2017年北京东城、天津宝坻、河北张家口、保定、正定五地文联共同举办京津冀2017年五地书法美术精品展等,无不体现了展示成果、相互交流、共同提高、艺术惠民的发展思想,和创新、协调、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美术发展从来不是一个地方的单打独斗,京津冀艺术家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生活习惯等有着天然的内在联系,几乎就是一个团体。”马驰说,天津美术馆和天津画院联合策划了多场京津冀艺术家联展和艺术创作,他们外出写生的第一站即是河北,包括太行山、白洋淀等,“这些活动不仅加强了艺术家们的交流、开阔了视野,也使他们在艺术创作上有所借鉴和交融”。


        “融合”历来是文化艺术发展的主流,三地艺术家的深入交流必定会把彼此的文化属性融入到对方文化之中,并不断渗透、相互影响,在持续互动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协同发展。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