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展览
中西对“画”,双“展”齐下 周韶华&马库斯•吕佩尔茨双个展在武汉同期开幕
时间:2017-09-14 11:23
来源:中国美术传媒网
点击:1994
摘要: 2017年9月12日上午,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迎来两位超级艺术大咖的双个展。它们是“俯仰天地——周韶华”和“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画展。


格式工厂展览海报(可根据需要剪切为两张).jpg


      2017年9月12日上午,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迎来两位超级艺术大咖的双个展。它们是“俯仰天地——周韶华”和“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画展。

      一位是中国画气势派的开宗创派者与理论建树者周韶华,一位是超级有范的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之一马库斯▪吕佩尔茨。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不同的视觉表现形式,因缘际会,使两位艺术家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同时举办展览,让各自的作品在同一时空间进行对话,形成了视觉上的冲击和文化上的交流。

QQ截图20170914105714.jpg

展览现场

      88岁的周韶华和76岁的吕佩尔茨共同亮相开幕式。

      出席开幕式的德方代表有,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创始人莎尔伯爵、德国MAP收藏代表的玛丽亚女士、此次展览的德方策展人齐格麦尔先生,德国贝尔艺术中心的李佳艺女士等。

      出席本次开幕式的中方嘉有: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邓务贵,武汉市政协副主席、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彭富春,湖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罗丹青,湖北省人大民宗侨外委办公室主任陈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综合处处长于君利,湖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任左汉珍,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汉东,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刘春冰,原海军工程大学副校长高敬东将军,陆军工程大学武汉军械士官学校政委王瑜,湖北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梁远刚,湖北美术学院院长、本次展览的总策划徐勇民,湖北美术学院纪委书记窦先萍,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许奋等。

QQ截图20170914105820.jpg

展览现场

     此外,还有专程前来参加本次展览学术研讨活动的嘉宾,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孙振华,北京画院副院长、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邵亦杨,青年艺术批评家段君,湖北省美术馆艺术总监傅中望,武汉合美术馆执行馆长鲁虹,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湖北省美术院院长肖丰,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汤湖美术馆馆长王心耀,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油画系主任魏光庆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袁晓舫,周韶华艺术中心总监吴军和等。还有专业媒体代表《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主编严长元,雅昌网总编辑谢慕,《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王平,《美术报》评论部主任谢海等

      此外参加开幕仪式的还有湖北美术学院各专业系部主任、书记、职能部门领导、教师和学生代表。同时还有兄弟院校的代表,来自全国各地周韶华先生的学生、文化界、艺术界和媒体朋友,以及广大艺术爱好者。

      湖北美术学院学院教授、此次双个展总策划徐勇民,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创始人莎尔伯爵,“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展览的德方策展人范•齐格麦尔,“俯仰天地——周韶华”展览的中方策展人冀少峰,湖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罗丹青分别致辞。展览的主角吕佩尔茨和周韶华分别与大家分享他们的艺术经历及展览感言。

QQ截图20170914105912.jpg

展览现场

      马库斯•吕佩尔茨先生与德国贝尔艺术中心的李佳艺女士为本次展览共同捐赠他在1995年创作的《帕西法尔》和《流逝的时间》两幅版画作品,周韶华先生也为本次展览捐赠了他在2017年创作的《读河图洛书所得》和《松子延年》两幅版画作品。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许奋先生代表湖北美术学院接受捐赠。湖北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梁远刚先生代表湖北美术学院向吕佩尔茨先生及德国贝尔艺术中心的李佳艺女士,周韶华先生颁发湖北美术学院收藏证书。

      两位艺术家都在各自的艺术领域获得了极高的艺术声誉,可以说是中、德两国国宝级的艺术家。“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是吕佩尔茨在华中地区的首次展览,他带着架上绘画和雕塑共计百余件艺术作品来到武汉,其作品时间跨度长达半个世纪,可谓是西方当代艺术错综复杂演变的一个缩影。有趣的是,“俯仰天地——周韶华画展”也是目前为止对周韶华近三十年来艺术创作的一次较为全面的回顾,有九十余件艺术作品展出,这也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中国水墨画在新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中发展的别样。这两个展览都是作品数量庞大,时间跨度长,视觉媒介多样的展览,能够表现出艺术家较为全面的艺术面貌。

QQ截图20170914110000.jpg

展览现场

      重要的历史节点构成了他们共同的生存背景,他们生命的重要时段都离不开20世纪。20世纪是风云激荡的世纪,在百年的历史变迁中,变革带来艺术的繁荣和发展,让艺术在不断的重构中建构起艺术家自我的视觉叙事系统和话语表达方式。周韶华和吕佩尔茨,两位不同国度、不同文化的艺术家,他们用个人经验创造了绚丽多彩的图像世界,他们用视觉传达出颇具当代意味的文化情怀,并以一种回归自我内心的视角去审视传统与当代、历史与现在、东方与西方、本土与全球及他们所面临的文化与现实。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让他们的艺术在思想上有了交汇。

      周韶华说,“在中西两种不同文化的交融中,弥补传统中的短板,以跨界超越进行优势互补,以改变固有的视觉方式。”虽然两位艺术家的文化根源不同,但是艺术的创新需要集结群体优势而非一人所为。也从侧面说明文化交流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精神互补。

      据悉,两个展览均由湖北美术学院、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周韶华艺术中心联合主办,武汉明清雅舍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武汉东翰美术馆协办。展览将展至10月20日。在开幕式的前一天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理论家、批评家和两个展览策展人、学术主持一起,就中西方艺术的融合、发展等问题进行了研讨。此外,经主办三方达成一致,展览将于2018年移至德国进行展示。


QQ截图20170914110233.jpg

周韶华(左)与马库斯·吕佩尔茨(右)


总策展人语 徐勇民/心智地图的异像


心智地图的异像

 

    我们真的得感谢有美术馆这个灯光照耀下的阳光空间,绘画艺术才能够一直作为人类共享财富,在全世界相似的空间中大放异彩。耳濡目染远比道听途说更可以还原视觉艺术表达传播的真谛。

QQ截图20170914110719.jpg

 吕佩尔茨《田园风光二》 275cm×201cm 布面油画 1969

    艺术因眼睛与心灵所见而存在,观众心智相异,你见他见我见当然就不一样,我说你说他说也难以相同。

 

    今天,我们看吕佩尔茨先生的作品是如此,看周韶华先生的作品也是如此。

 

    欧洲文艺复兴,中国宋元山水,令人仰止,如遥远山峦群峰比肩,却无法叠加。

 

    德国艺术家与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不期而遇同时展出,不出所料,当会引出好多话题。年龄,经历,社会文化背景及视觉表达媒材完全不同,却以作品交汇。作者希望与观众形成共时共谋的信任关系,形成文化层面的对视,是美术馆应有的开朗的空间属性——这是展览策划珍视此般缘起的真实用心。

 

QQ截图20170914111233.jpg

吕佩尔茨 《头盔二》 235cm×190cm 布面油画 1970

    艺术表达与社会存在的关系,经作品呈现,完全取决于观众有权依自己文化直觉与视觉喜好,在观看中品评——这也是并置两个展览的期待意图。

 

    读了许多分别对两位艺术家评价的文章,教益颇丰。面对作品,此刻,我想将笔锋转一下,冒昧提请诸位欣赏作品时,留些时间多看一会儿两位艺术家各自的年表。

 

    年龄为阅历是否丰富的表白。两位作者还是在自己的少年时期就远走他乡,经历了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最残酷且改变了历史进程的战争。东方与西方由此产生了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无论社会形态如何,人们在认知上共同开始渴求揭示更多不为人知的人性奥秘,对包括视觉图像在内的所有艺术形式也开始有了纪念碑式表达的渴望。

QQ截图20170914111418.jpg

 周韶华《西天风云》 纸本水墨 68cm×68cm 1985年

    文化与视觉心理期待形成的空白,提供了艺术家理性思索与情感迸发的出口。“这个世界上太多毛茸茸的东西了,你不要再去拍。”一位集中营幸存者苦心告诫犹豫中的大导演的一句话。最终,完成的影片震撼并直刺人心。

 

    战后,人类精神文化的深刻性与不同地域文化特色形成的互补关系已日渐显现。两位艺术家都从未放弃由自己的经历形成的视觉经验,在自己的作品中,紧握时代审美尺度正在发生变化的掌控权。

 

    大时代的变革,艺术家们都在极力想象急切寻找何为作品的当代精神。而此时,来自东方和西方的这两位艺术家,用极为鲜明的艺术语汇思路清晰地大胆突围,大刀阔斧般践行自己的艺术表达,小心翼翼地呵持着经典文化的底线。引导观众目光注视到视觉文化应有的光彩,以宏观的书写性,努力将经典文化由过去式移植并发展为现在进行时。

 

    作者一以贯之的理性思考反映在作品中,并非一直是线性的。其中既有持续不断相互影响的印迹,又见横刀跃出大开大合的身影。恰恰是螺旋式深化的艺术观,以作品阶段性主题的变奏,应答并挑战时代对视觉艺术的命题。作品内涵一经拓展,反过来,又驱使作者反思社会需求潜在的多样性,可谓否极泰来。如此看来,与其说是作者创作作品,毋宁说是作品在审视作者。

QQ截图20170914111505.jpg

 周韶华《火神祝融》 纸本水墨 68cm×68cm 1994年

    对历史的回望,对自然的热爱,对生命的眷恋,希冀与历史万象世间万物的对话,激发了两位艺术家用多产的作品筑牢了自己的信仰。他们个人经历铸成了不为所动的坚毅,甚至面对争议时表现为不屑的品质,验证了冲破樊篱惊世骇俗会面是怎样的境况。

 

    当毫无节制的狂放假以精心制作,当精心制作也可以掩饰平庸铺天盖地而来之时,名曰维护传统,也几乎可以不需要再费什么口舌,就已是进攻他人的利器。美,究竟为何物,恐怕是迄今地球上人类判断中唯以难达共识的。你创作出的任何一幅作品,你为此说出的每一句话,似乎永远会是“呈堂供词”,面临无尽拷问,只是看谁笑到最后。这也正是翻起来越来越厚的艺术史散发出生生不息的魅力。

 

    “目饱前代奇迹,胸存天地大观”( 周韶华)。我们幸运地看到,东西方两位艺术家的作品共生出了任何一位观众可以感知的新鲜的视觉映像。甚至你一时会有在美术史教科书中难以归类的困惑。好比是有经验的读者,虽然可以一目十行在了然于心的辞章文法中获取信息,经验告诉他这一瞥意味着什么。可是,当所见还是相同媒材、符号,而排列方式分解了原有的架构难以识别时,不免环顾左右看有无与自己相似的茫然。

 

    如何观看,怎么就会成为当代视觉文化语境中常见的问题呢?

QQ截图20170914111607.jpg

 周韶华《雪域之光》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0年

    观看,当然要与追问相连。此时,我们怀着与观看作品未曾体验过的热情,用同样的兴致,仔细读一下这两位艺术家的年表介绍,会看到他们各自身世、经历、兴趣乃至癖好都通过记忆发酵激活成未曾体验过的视觉热情,用与之相吻合的表现手法,如实标注到属于自己的心智地图上。他们不懈的向历史、向大自然索取视觉活力与精神支撑,将自然宇宙的力量人格化,升华为超越视觉的直观意象,指向历史,指向苍穹,也指向未知。

 

    尽管,所有的艺术图示都可以在经典中找寻到与之可对应的样式,但面对这样的作者,面对这样的作品,不要忽略了我们不曾留意却存于视网膜上的反映。我们不应仅习惯于既有的视角,去奢望观赏不曾见过的气象,何况自然四季气象也是异彩纷呈。只有设想在云端处观照,才可以看到触发心灵震撼的视觉景观。

 

    如果我们予以观看以更多的方式,当会在作品中看到社会与自然呈现出作者更为丰富的心像。难道这不正是时代文化形象的视觉需求?

 

    更多地了解作者比更多的地评判作品更有意义。至少,会避免不是那么轻率地就得出自以为是的结论。两位艺术家都心仪对方的艺术经典以及可以衍生出的时代精神。时代予以了他们的艰苦磨难,时代还加倍予以了他们显赫身份。前者是任何一位有志向有作为的艺术家人生旅途行囊中必不可少的装备,而后者则考验艺术家能否大彻大悟、毫不畏惧将自己和自己的作品不断以新的思索、新的实践方式呈现于众人评判的位置,将社会行为中的文化使命与个人的艺术禀赋完整的展示。他们作品描绘出的心智地图会引导观众抚触到作者的脉动。

 

    中德两国文化自有不同指向的理性色彩,至今仍闪烁着“轴心时代”以来的人文光芒。我们可以看到,吕佩尔茨先生与周韶华先生通过各自真挚、豪放、诗意般地书写,精确地隐喻了视觉文化中感性应该拓展的边界。

 

    他们内心十分清楚,不可遏止的激情不可能完全在作品中再现。她是真实也是幻象,是现实也是梦想,来自艺术家心中,也来自观众心中。

 

    “我的画就是我的第二次生命”(周韶华)

 

    “绘画有5000年历史,你的每一次创作都要面临这悠久的历史。而且每一幅画都在拒绝成为一幅画,因此需要你在画布前仔细琢磨,思考久远历史与个人独特性的结合,要表现出足够膨胀的‘自我’……我所有的不快、攻击性都保存在了画室里面……有时要筋疲力竭才肯罢休。”(吕佩尔茨)

 

    我极想将这些语句与作品摆放在同一墙面。但,假如美术馆展陈作品的空间有限,我十分乐意将这些有生命活力的真实表白作为本文的结尾。

 

 

徐勇民

2017年8月7日丁酉立秋


QQ截图20170914110345.jpg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