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权威发布
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及公共艺术专题展
时间:2016-03-11 13:47
来源: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8363

主办单位:文化部、广东省人民政府、深圳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文化部艺术司、广东省文化厅、中共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设计之都”推广办公室、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深圳市城市管理局

展览时间:1月9日至3月13日     

展览地点: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设计案例展)、深圳市工业展览馆(中国现代设计文献展)、华·美术馆(公共艺术文献展)、EPC艺术中心(公共艺术案例展)








案例”与“文献”共同呈现中国设计历程



近年来,随着我国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设计已贯穿在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各个行业中,呈现出多向交融的态势,成为助推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核心要素之一。“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及公共艺术专题展”致力于构建一个具有专业影响力的国家级综合性展览和研究平台,汇集和展示当代中国设计与公共艺术发展的优秀成果,引领和促进中国设计与公共艺术的创新发展。展览以“设计·责任”为主题,关注和倡导设计与公共艺术的社会责任及其背后的人文关怀和文化思考,聚焦其在服务国家社会发展大局和重大战略中的重要价值,阐明设计的时代立场与价值取向。


本届展览包括“案例展”和“文献展”两大部分,分为设计案例展、设计文献展、公共艺术案例展、公共艺术文献展和论坛5项重要活动。其中,案例展突破了传统的以单件作品为单位的展示方式,以“案例”形式综合呈现设计者对于问题的系统思考和解决方案。展览从“社会创新”“品质生活”“传统再生”“生态和谐”4个方面汇集了近200个优秀案例,涵盖了平面设计、工业设计、建筑设计、空间设计、景观设计、纺织服装设计和公共艺术等多个领域,反映了设计与公共艺术在中国社会深层变革进程中的思考和实践。文献展则分别对我国现代设计与公共艺术发展的历程予以梳理,通过多个学术团队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呈现了现代设计与公共艺术在我国逐步成长、发展的历程和轨迹。案例展与文献展相辅相成,实践成果与文献研究相得益彰,共同构成了“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及公共艺术专题展”内涵丰富的整体格局。


在“设计案例展”中,那些“小中见大”“以小博大”优秀作品,在理念上将设计艺术纳入了中国文化发展的总体框架中,强调设计的社会责任,关注民生问题。“设计文献展”以改革开放35年来中国现代设计的转型发展为主框架,延伸到世界现代设计史背景及20世纪中国现代设计主线;以影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设计发展的关键性“事件/人物/文献”为主要展陈对象,解读当代中国设计发展的轨迹。展览分为三个板块——一是中国现代设计史主线:以世界设计史以及中国设计史发展的整体脉络为背景,集中展示新中国成立国以来至改革开放期间的现代设计发展主要轮廓及关键性事件;二是中国现代设计史人物:以上历史时期对中国现代设计做出杰出贡献的代表性人物基本概况及主要事迹;三是中国现代设计史事件选例:以文献、实物、模型、视频等多种形式交叉呈现的中国现代设计史进程中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及相关实证资料。


公共艺术是现代城市文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是城市文化最直观、最显现的载体,城市公共艺术能够培育在地的文化创新能力,营构文化自我“生长”氛围。公共艺术之所以是“公共”的,绝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设置地点在公共场所,而是因为它把“公共”的概念作为一种对象,针对“公共”提出或回答问题,公共艺术不仅是城市空间中的物化的构筑体,它还是事件、展演、计划、节日、偶发或派生城市故事的城市文化精神的催化剂。


“公共艺术案例展”主要围绕公共艺术与国家形象、城市建设、人文关怀、公共生活等方面的关系,呈现了近10年来全国范围内的多个公共艺术优秀案例。作品形式不局限于雕塑、壁画、装置或景观等静态性公共艺术,还包括公共艺术计划、公共艺术节等动态复合型公共艺术,在展示中国当下公共艺术丰富形态的同时,也探讨了公共艺术跨界的诸种形式以及公共艺术介入社会文化、城市空间、大众生活的多元化可能,并对未来中国公共艺术的发展构成某种美学风格与价值取向的导引。“公共艺术文献展”通过作品案例、政策法规、论坛会议、高等教育、著作论文和组织机构六大维度全方位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公共艺术发展的65年历程,同时还聚焦了公共艺术与北京、深圳两座城市发展的关系,采集不同社会群体对于公共艺术的声音,全视角地展示了建构中的公共艺术的本体属性与功能价值,将公共艺术在中国的历史进程、发展轨迹、现状、成就和反思,集中呈现于公众面前。


此次大展恰逢春节小长假,关山月美术馆、深圳市工业展览馆等美术馆持续对外开放,美术馆领导、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团队共同努力,为观众提供了全方位的参观服务和义务导赏。在浓浓的艺术氛围中,观众们观大展、贺新年、享文化,其乐融融,这也成为深圳市民春节活动的一道靓丽风景。据了解,仅关山月美术馆春节前三天的观众量就已突破一万人次。








“中国设计”的态度与责任

——“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及公共艺术专题展”专家访谈

在当代中国,强调设计责任具有新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全球化的设计发展需要本土生活的多样性,继承优秀文化传统,发展具有自主风格和知识产权的“中国设计”,是中国设计全体的使命所在,是一种大责任。另一方面,在通过品牌呈现的大众消费中,再也没有比设计师的自律和与人为善显得更为重要,它是设计师通过“好”的设计避免与资本合谋,追求社会公平的核心价值的最具体呈现,设计同样也要以人民为中心,在设计的哲学本质中,没有完全自我的不考虑使用者的设计,设计以人为本,为社会发展做贡献,是人类进步的一种天然的义务,这是设计责任的超越性所在。


本届大展关注设计的社会责任及其背后的人文关怀和文化思考,主张通过人人都能享用好设计,确立和倡导中国式的生活价值,促进中国人整体的生活质量和水平提升,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具有建设意义的途径和方式。同时,通过中国制造的产业转型、和谐发展的城乡生态建设、开放创新的设计体制与机制,及其与社会之间良性共生的关系,整体推动“中国设计”的进步。


   中国设计生态的“凝缩”


钱竹(艺术与设计杂志社社长)

 “设计·责任”这个主题让人眼前一亮。什么是责任?什么是设计的责任?我想设计的责任就是社会的责任、科学的责任、文化的责任和生态的责任,只有设计师铭记设计的职责,才能为使用者提供好的设计。本次展览与国外的设计展览有一个很大区别,国外展览一般以商业和企业的需求为主,而我们的展览除了顾及商业和工业需要外,还更多考虑了设计的责任和对于观众的教育职责,这是在全球同类专业展览中不多见的。本届大展不仅层次高、参与者活跃,策展团队也非常专业,不仅仅对观众,对于设计师也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这也正验证了“设计责任彰显设计价值,设计教育引领设计风向”。


刘晓都(著名建筑设计师、国际设计展览策展人)

此次展览中出现了很多好作品,既有符合城市生活的设计,也有符合乡村生活的设计,观众们有很多互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仅是一个专业性的大展,也是一个设计界与大众沟通的桥梁。深圳作为“设计之都”,它承办此次大展可以建立一个非常高的设计界标准,这个标准可以很好地与公众交流,能够宣传设计的价值和责任,能够让设计师们看到好的标杆和努力方向,提高设计行业的整体水平。同时,大展也为设计师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交流平台和展示场所。


吴海燕(中国服装设计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

此次参展的服装设计师也非常多元,既有已走出国门、参与世界级重要品牌设计的设计师,也有国内各地名家、院校师生,还有带着理想和抱负回国的青年新锐,他们的作品都各具特色。此届设计大展突破了以往的一些文化展览模式,是文化与科技、文化与艺术、文化与设计、文化与商业的一种融合,它将会产生一种新的系统、新的模式,将对国人的生活方式起到一个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的引领作用,起到一种“中国梦”的支撑作用。


许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工业设计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长期以来,我国设计史研究以及相关的设计教育中缺乏中国现当代设计的内容。在历史观察及研究方法方面,也基本以西方工业发达国家的设计经验为主体,基本没有对于中国现代设计发展的线索及相应规律的研究。这不但与日益发展的我国现代设计要求不符,也与现代设计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不符。本次展览期望以“基本文献”的方式,展开对现代设计进入中国并在社会经济中落地、生根的基本事实进行梳理与呈现。尤其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设计发展的轨迹,用文献梳理的方式做了一个比较丰富的陈述。相信文献展只是一个开端,这里所呈现的也只是中国现代设计史认识的基础。作为一个开放式的研究平台,我们在本次展览结束之后还将继续展开相关的专题研究。


史建(著名建筑评论家、策展人)

我认为展览的最大特点是“凝缩”,就是作品不要求量的铺展,而是要求往深处走,不强调它们专业的壁垒和技术性,而强调所有艺术专业对某一个社会问题的关注,这样的展览模式更有意义。因此,此次展览不仅受到了全球设计界的关注,也在市民中掀起了巨大反响。我是做建筑的,开幕前我还疑惑这么专业的展览会不会有很多市民关注。等我到了实际的展场里,看到包括我们当时在一楼的圆厅里面有那种很专业的档案展,就是一个作品当中所有的档案我们都列出,130多件作品的所有建设档案,列了整个圆厅,围了一圈儿,好多观众就一个一个去看,就是海洋一样的资料,他们也特别喜欢看。观众们的这种高涨热情,给了我们思想上很大冲击。


颜为昕(关山月美术馆副馆长)

中国设计大展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由国家层面,从文化角度切入的对中国设计的一个学术性和文化性梳理,是我国目前为止级别最高、最权威、征集范围最广泛的一个国家级大展。我们在承办展览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它的全面性,要以更高的视角去看待中国当代设计的发展;其次我们要用实实在在的设计作品去解释、去探讨、去向公众传播什么是中国的设计,什么是当下的中国设计,以及当下的中国设计未来的走向。“设计改变生活”,这次大展最大的亮点就是能够让每一位参观者都能够看得见、摸得着好的设计作品,因为好的设计就在你身边。


    设计师要关注民生、绿色和环保


潘鲁生(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

有温度的设计不在于科技水平多高,但是它有人文关怀,它是消费者和设计师之间联系、沟通、互动的成果。期待中国未来的设计是绿色环保的、是高度关注民生需求的,也是引领大学教育的,它们能使生活更加方便、快捷、绿色、环保。这次设计大展倡导了一个很好的理念,就是要高度关注设计和民生、绿色和环保。我们在构建智慧型城市的过程中需要设计,在建设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过程中更需要设计。无论城市居民还是农村百姓,都需要我们的设计产品和设计理念,都有审美设计需求。因此,设计师和消费者应该永远是朋友,他们要在生活中互动和共享。期待设计师们给农民、给普通老百姓设计更多好的作品,也期待他们给残障人士设计出更多便利产品,用设计改变人们生活。


李当岐(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教授)

我们现在出现了很多过度的设计。好的设计要恰到好处,要能持续发展,要绿色、环保。希望将来的设计,首先能够真正解决我们生活中的问题,其次它解决的方法是绿色环保的、是能够持续发展的。所以,设计师在设计任何一个产品的时候,首先应该确保设计过程、生产过程要是绿色的,然后消费者使用产品的过程也应该是绿色的,最后产品使用完了,它还能够回收和再利用。如果我们所有的设计都能达到这一点,那将来的中国肯定是蓝天、白云。


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我心目中的中国设计就是用国际语言讲中国故事。设计是一个国家生产力的体现,也是一个国家从制造向创造转型的关键。我看了许多参展作品,有不少设计师是大学刚刚毕业,也有一些是从英、美等国家留学回来的,可以说设计本身就是一个年轻的行业。在设计界固然有许多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名家,但是设计的现状是青年人担当主体,设计的未来也必然是青年设计师去做。青年设计师天然地跟时尚和年轻人的生活结合,这是他们的优势。但另外一方面,青年设计师对传统文化和历史需要有一定时间去了解,也需要对中国的现状有比较多的调研和体会,因为好的创意不是来自于书本或是一般概念和头脑风暴,它们来自于生活。我期待中国设计在国际上能够具有流通性,能够将中国本身的文化价值和审美观融入其中。这也是本届展览一个重要的引导和价值观的提倡。 


毕学峰(著名设计师、AGI成员、国际著名设计展览策展人)

设计改变了我们与世界沟通的方式。只有具备特别挑剔性格的人才能成为设计师,设计师关注着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在用任何一个产品的时候,都在体会着产品与人的关系,所以一切的设计都应以人为出发点而思考的。在今天,不管是平面设计师还是其他的工业设计师,他们身份上的界定已经越来越模糊,每一个设计师都要去关注空间、人、物品,大到一个城市,小到一个空间,再到一个商品,甚至一个用品,都是设计师们需要关注、关心的一个点。只有我们去反思,思考生活中有哪些不足,我们的设计才能去提升;只有我们看到了城市之间的瑕疵,我们才能去改变。


    注重细节和情感的设计方有生命力


吴为山(中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馆馆长)

好的设计应该体现出中国精神和时代特色。一个品牌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品质,二是应用度。设计的目的不是纸上谈兵,不是简单的方案,重要的是要把它组成产品,变成商品,被人们所使用,最后变成品牌。此次中国公共艺术和中国设计艺术的联合展览,是一种互动,就是要梳理中国设计中的一些有价值、有代表性的作品,并通过“文献展”来梳理我们的思想,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以及我们在继承传统中的一些创新理论和创新作品,并且这些理论和作品是如何与时代结合、与民众生活结合等这些成功经验进行思考。梳理出中国传统文化中,造物文化的精神和智慧,进而形成新的理论来指导我们今天和未来的艺术设计。


吕敬人(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书籍装帧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著名设计师)

我在展览中看到了一些很优秀、很有概念的设计。我们现在的问题往往是“拿来主义”,对外来的东西简单地进行模仿,然后投入所谓的概念,最后形成一个产品。但它们会有长久的生命力吗?中国的设计需要注入细节,往往是有概念,但细节不够。细节包括几个方面,一是思考它如何以人为本,如何让人使用得愉悦、方便和科学。二是要有更好的逻辑观。我们说什么是设计?设计就是秩序的驾驭,好的设计符合科学、符合逻辑、符合人体工学……所以细节要注意。还有一个细节是工艺,我们在材料学、工艺学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同时,设计的“态度”也是极其重要的。设计是有温度、情感的,设计是一种交流、一种态度,也是一种担当,这次大展体现了中国设计的力量。


间(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小”,是一种更伟大的关怀。好的设计并非一定是“高大上”的,相反,那些从处身设地、与人为善出发的小设计,更有可能是一种伟大的设计,拉链的发明就是突出的例子。这是设计民主的体现,它引导设计师去关心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及时将科技发明转化为现实生活的实在之用,也启发设计去发现福泽人类的具体问题。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真正设计关怀的时代,中国的设计民主要解决有中国特色的问题,而这些问题跟西方的那些抽象的“设计以人为本”有着很大不同,我们要对自己的服务对象有着清晰的定位。近几年,全世界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到中国来,很多优秀的建筑设计师为中国进行设计,但是真正要推动中国设计或者中国的设计要真正发展还是要依靠我们自己的设计师,只有中国本土设计的强大发展,中国的设计才能真正走到世界前列。


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

设计是什么,我认为是生存的艺术,千百年来,城市贵族们为了有别于“乡巴佬”,定义了所谓的“美”和“品位”,手段是将自然赋予的健康和寻常变为病态的异常。诸如中国古代妇女的裹脚术和玛雅贵族的扁头术。中国的城市、建筑和景观在过去的几十年受到这种“小脚主义”价值观和审美观的主导,而走入不可持续甚至死亡的陷阱。因此,我们需要一场“大脚革命”,一场真正的思想革命,重归野草之美、丰产之美和低碳之美,让我们的城市走向健康和生态的“大脚之美”。


张颐武(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文化学者)

我们新的思路是让设计回归生活,我们需要新的生活观和伦理观。我们需要把中国日常的生活经验凸显出来,需要一种日常的美、生态的美、和谐的美。所以,我们要从超常之美到日常之美,创造一个新的中国境界。比如我们今天看到很多改造城区、改造乡村的范例,都是尝试和这些乡村浑然一体,进入这个乡村的文脉,把中国境界、中国故事、全球想象、全球生态融合在一起。这说明,设计在中国的生活中的意义越来越凸显“不存在”,看不见的设计就是处处有设计,日常生活化和日常生活的设计化最后达到了一个完美的统一。所以设计就是生活本身,生活就是设计,设计泛化在生活的一切地方,设计好像隐在后面,设计的伦理发生了变化。原来的伦理是设计要超离我们的日常生活,现在设计回归到日常生活,所以设计需要和当下的生活肌理及文脉相适应,需要和传统相衔接,原来断裂现在需要统一,在全球化和全国化的相互张力中寻求一个设计的新生命的展开。


    公共艺术正介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孙振华(深圳公共艺术中心主任)

我想谈的是非典型公共艺术,非典型公共艺术是对目前中国公共艺术的一种状态的描述,公共艺术还在定义的过程中间。目前,中国公共艺术的状态是一个概念,不同理解、各自表述。如果我们要测试,我们任何一个跟公共艺术有关的人,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员或者是有兴趣的人员,给出的答案一定是五花八门的。同时,中国的公共艺术学院、中国的公共艺术系像雨后春笋一样到处都是,这么多公共艺术学院和公共艺术系其实没有一个统一的教学大纲,有的可能就办成了一个公共雕塑系,有的可能就根据有什么样的老师就开设什么样的课程。公共艺术是一个很好听的概念,现在大家都在使用它。非典型性还表现在什么地方?在我们中国公共艺术的实践中间,经常会出现一些新的案例,这些案例的出现不断地在修正我们现有的对公共艺术的理解和认识,对我们中国公共艺术的创作和教学产生了直接的、非常重要的影响。比如“羊磴艺术合作”“握手302”等,它们代表着一个新的方向。


王中(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

这届设计大展给我感触最深的是一次真正的跨界融合。我们以前总是在谈跨界,但都是各做各的,这反映了中国的学科特点,我们各个学科都是依据西方工业革命以来的产物,他们之间尽管不断叫嚷着在跨界融合,却一直没有真正打通。这次的设计大展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可以真正尝试的平台。什么是公共艺术?在我看来,公共艺术就是一个复合词、一个舶来品,就是“公共+大众+艺术=公共艺术”。公共艺术简单地说有两个脉络,一个是艺术家进行社会参与和社会介入,一个就是政府纳入国家形象和城市发展战略。公共艺术还要担当的是,培养一个民族的重要使命。城市公共艺术可以干什么呢?它可以从城市形象、城市公共空间、文化互动、社会衍生4个方面传承一个城市的人文精神,可以打造城市艺术名片,包括对城市宜居环境的打造,对城市的活力和经济影响等。我们去世界上那些有魅力的文化城市,大家所拍的照片中70%以上是公共艺术。所以,无论从建筑、都市规划或者艺术的角度来看,时代正逐渐将注意力转向公共艺术,而且公共艺术代表了艺术与城市、艺术与大众、艺术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新的取向。


韩望喜(深圳市“设计之都”推广办主任)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深圳不应该仅仅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她还应该是一个艺术之都、设计之都、创意之都,是非凡的艺术审美之地。3年前,文化部将第一届中国设计大展交给深圳市政府来办,这对深圳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几年来,深圳的设计艺术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体系,既有世界级的设计大展,又有中国设计大展,还有深圳设计大展及各种设计和艺术活动等,这对于深圳的城市精神和城市品格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深圳市委、市政府一直努力把深圳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的城市,一个充满艺术和设计氛围,具有品位和欣赏能力的城市,我们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并被联合国授予了“设计之都”的荣誉。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离不开艺术和设计,一个世界级的城市离不开艺术和设计,希望本届大展对大众的审美教育更有普及性、更有深度,也希望本届大展能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标杆性展览。






国徽图案的审查与确定



1950年6月2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召开。最后,清华大学营建系设计的国徽方案当选。


1950年6月23日、28日,全国政协一届二次全体会议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分别讨论通过国徽图案。同年7月至8月,时任清华大学营建系教授的高庄完善了国徽图案造型,并设计、制作了国徽模型。


1950年8月18日,“关于国徽使用、国旗悬挂、国歌奏唱办法及审查国徽图案座谈会”在政务院会议室召开。高庄说明国徽浮雕的修改理由:使我们的国徽更庄严,更明朗,更健康,更坚强,更程式化,更统一,更有理性,更有组织,更有纪律,更符合于应用的条件,并赋予更高的民族气魄和时代精神,以冀我们的国徽艺术性提高到国际水平和千万年久远的将来。会后,高庄和徐沛真对模型做了适当修改后定型,并绘制了国徽图案的墨线图和剖面图,上报中央人民政府。


1950年9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图案说明》:国徽的内容为国旗、天安门、齿轮和麦稻穗,象征中国人民自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的诞生。








中国极地科考专用腕表设计






这个作品是专门为中国南极科考队赴南极进行科考而专门设计的科考专用表。南极是一个酷寒、风大和干燥的区域,最低气温达零下80摄氏度,最高气温为零下30摄氏度,是全世界最冷的陆地。


对于科考专用手表来说,这样的气候与磁场的偏移等限制性因素就要求所有的复杂机械设备都具有极强的耐寒能力和系统稳定性。考虑到科考特殊的工作环境,设计师们将整表进行了分体式设计,分为内表和外表套两部分,内外表尺寸分别为直径50毫米和直径 57毫米。科考过程中,科考员可以将表佩戴于外衣的大臂处,不仅避免了超低温环境下佩戴于腕处造成的皮肤与金属接触的冻伤,而且改变了一般意义上的读表方式,更利于考察过程中的观看。


设计师:石振宇、宋晓薇







朱熹刻宋




“朱熹刻宋”字体设计以宋朝淳祐朱熹注解的《大学章句》刻本字形为蓝本,将刻本字体按照现代平面设计需求进行了修复、调整和优化,设计师对大部分字形进行了框架保留,将刀工失真之处进行了机械性修复,使其成为符合现代版式审美需求的新字形,同时尽量呈现宋刻本的原汁原味,整体感观上更加古朴渊雅。


设计师:李佛君、黄玉娴、刘会耀、谭芳、李世健







深圳人的一天







设计团队在深圳街头随机寻访了18个来自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的市民,雕塑家将他们的形象翻制成青铜等大的雕塑,并铭示他们的真实姓名、年龄、籍贯、何时来到深圳、现在做什么等。四块黑色大理石浮雕墙上雕刻着有关这一天深圳城市生活的各种数据:股市行情、农副产品价格、天气预报、当天的深圳晚报版面等。


这一项目在当年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叙事角度,采用艺术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研究方法,还原真实与都市大众息息相关的普通生活,将大家的目光引向城市本身、引向人本身,是一个有意义的征候,代表着传统城市雕塑创作中的某种语言学转向,是国内首次与民众发生直接密切联系的大型公共艺术计划,它的创作方法和具体实施过程成为国内后续公共艺术创作极好的典范。


设计单位:深圳雕塑院,项目为加拿大戚杨建筑与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炭陶设计开发






工业文明、科技进步带来了传统手工艺的日趋式微,众多民间手工技艺的生存状态亟待保护与传承。大好设计河山工作室设立了一个针对传统手工艺进行现代设计发掘的项目,每个项目针对一种传统手工艺进行调查,使产品设计师与手工艺匠人建立合作,开发出新的产品,并通过自有的设计媒体平台进行发布和销售。“炭陶设计开发”是这一系列项目的开山之作。


浙江遂昌的手工艺匠人汤建华长期从事黑陶艺术创作,他尝试将极细的竹炭粉按比例加入陶土之中,经过多年研发,终于成功研制出炭陶。炭陶拥有优良的物理特性,质地坚硬、表面无需上釉即可拥有柔滑触感和光亮外表。在烧制过程中,无需使用化学添加剂。相比传统陶瓷,竹炭陶不含铅和镉,更环保、更安全;一次烧制成型工艺让生产更节能。 


设计师:周辉、刘云龙   设计公司:大好商店







莨绸设计



莨绸是广东顺德流传了500多年的一种古老印染工艺,以丝绸为原材料,采用广东本地生长的称为薯莨的野生植物作为染料,经过三十几次浸晒、过河泥等十几道工艺将丝绸染就成“莨绸”。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香云纱”。


由于无法通过机器大量生产,莨绸已被市场冷落了多年,甚至到了濒临失传的地步。1994年,梁子和丈夫一起在深圳创业,创立了时装品牌“天意·TANGY”。就在这一年,梁子发现莨绸这个被遗忘的传统手工面料。她在尊重百年沿袭的严格的传统工艺工序和精品莨绸的质量标准的同时,更结合现代生活的时尚需要,使其古老的神韵和特有的文化气息与现代流行相结合,散发出摄人心魂的魅力。梁子还为其专门申请了广东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设计师:梁子







浙江省农村文化礼堂视觉形象及符号系统设计






该作品根据“经典”“礼仪”“技艺”“节庆”“家居”“乡土”为核心的六大板块而绘,意在把传统核心价值融入日常生活之中,实现中国传统的当代活化。六大板块共分为天地维度、人生维度、作为维度三大维度来阐述,如,天地维度以“颂”为主题,可解为:在“天圆地方”文化的宇宙观下,日月交替形成日夜黑白变化,周而复始,缓缓转动。乡土位于天球的中部,以方形大地的形态出现,乡土之上,各景分布。乡土中间又有圆形区域代表“家园”概念,家园之中,诸物铺陈。农村文化,根植于乡土之上;萌发于家居之中。似大树立于人心,表天人合一之意。


设计总监:韩绪、俞佳迪

设计师:瞿振超、林衍兆、易柳汝、袁婧怡、吴越、梁献文、贾馥頔







微山湖湿地国家公园





微山湖湿地国家公园的设计巧妙地解决了资源保护与开发的矛盾,不仅有效地保护了湿地,净化了水质,完善了休闲服务设施,提供了科普教育和生态旅游,同时通过连通南部新城的水系和生态廊道,将湿地延伸到城市的公共空间。


设计师:梁钦东、陶练、胡砚、陈寿龄








大栅栏内盒院




“内盒院”是一个对古旧建筑功能进行更新的预制化模块建造系统,本质上就是“房中房”。它提供了一种避免全拆重建,又相对低廉的方法来提高人们的生活居住质量。


“内盒院”使用特有预制复合板材,集成了结构、保温、管线、门窗以及室内外装饰完成面。板材质轻、易操作、运输也很便宜,用一个六角扳手就可以把它们锁在一起。几个毫无专业技术训练的人在一天之内就能完成一个完整“内盒”房子的安装。完成之后的内盒房子有很好的保温与密闭性能,能耗约为新建四合院的1/3,造价约为修缮四合院的1/2、新建四合院的1/5。“内盒院”提供了一种极好的保护老建筑的方法。


设计主持:何哲、沈海恩(James Shen)、臧峰

项目团队:崔刚健、陈亦怀、高天霞、蒋昊、林天泉、刘倩倩、孙黎明、王玮、张明慧、周颖



本文刊于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转载请注明来源


简介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